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eiward | 26th Apr 2011 | 青春末期病患 | (572 Reads)

「努力過的人生,就不一樣。」﹣曹震豪《沒有大不了》

 

這年頭做音樂做影片做什麼也好像很容易可以拍段影片、可以拿起結他就唱拿起手機就拍但其實有誰在唱什麼在拍什麼又有誰在聽在看?都是一瞬間的事。即使有人看了,Like還是Share,也是一個手指觸碰滑鼠的輕微運動;在鍵盤打一個Comment,攻擊或膜拜,也毫不費勁……留言/評論/讚好/分享,是生活裡,輕觸智能手機就能享受的點滴趣味;能寫出爆笑、抵死,挖苦別人的留言,是一種創意;但不是創作,躲在屏幕後「攪創意」笑著,也不能與站在台上「拋頭露面」表演的人,喝倒彩還強擠出的笑容相提並論。創作和表演都是一種冒著被批判得體無完膚、連累家人朋友被無理地咒罵的險,也要去幹的活。有人會說「食得鹹魚」就得「抵得渴」,是的,抵不得渴,就乾脆別幹,躲到屏幕後更爽。

 

我認識有個人,也和眾多表演者一樣,抵著渴。當我第一次聆聽這個人的聲音,是在四年前,一家小酒吧裡;他在唱著別人的歌。我還分不清,那些掌聲和歡呼聲,是給那些耳熟能詳,又被演繹得不錯的歌,還是讓情緒高漲的酒精煽動的。然後四年後,我聽到他在差不多的場合裡,唱了自己寫的一首歌。觀眾對著陌生的歌曲,有了一些意外的反應;他們沒有(沒法)跟著和唱,也沒有喊叫出比歌者更高分貝的歡呼聲,而是靜靜地聆聽著,聽到歌者唱出最末一句歌詞,然後給予一陣掌聲。

 

這些掌聲,我相信絕不是虛偽和同情的。因為這種場合,並不等同偶像和粉絲的關係,觀眾掏錢來消遣,他們有權去聽他們想聽(/想跟著唱)的歌;但這個晚上,他們願意去聽他們沒聽過沒點過的歌,還給予掌聲,是一種恩賜。他感恩地躹躬道謝,謝觀眾容許他在這裡唱一首他自己的作品,然後謙卑地說出了自己的名字,一個俗氣又不好記的名字﹣曹震豪。

 

我們因為朋友的朋友介紹認識,識了四年卻不熟。他很熱情的給我傳了幾首做好的歌,老實說, 他的聲音是好聽,但我不是很會音樂也聽得出,歌曲的Mixing做得很粗糙。我直說了我的想法,然後他說他會跟拍檔再想辦法改善。我以為話題就這樣告一段落。

 

後來,他的女友打給我,說有首Demo給我聽聽,我說我真的不會音樂,不能給什麼意見;他的女友說:「他說他覺得你會喜歡這首。」我收到的是一首沒有詞,光有「啦啦啦」的Demo,莫名其妙地,讓我覺得非常愉悅,整個下午都不停啦啦啦的哼著。接著反過來,是我往外工作的途中,不自禁地第一次試著寫了些歌詞,懷著初學者的心情,電郵給他說請他看合不合用。這歌叫《沒有大不了》。接著我們開始不同形式的合作,他為我7-11的短片寫了首合唱歌,讓我再填詞。我跟香港電台合作的短片《幸褔的旁邊》,也是因為聽了他首張大碟內的《擁抱》和《GetAway》,而決定找他幫忙做配樂。我們還是有太多不足,錄音質素,想法上的配合和溝通,有很多做得更好的空間,但這短短數月,讓我和他由朋友,成了盟友。因為我們的想法最少有一點是相通的:生活不容易,但沒有嘴上說得那麼難;青春有限,但我們還有時間。他的歌,關於這城市裡,不停在生活與生存之間內心糾結的人們,日夜流連7-11的人;放飯前發夢妄想「再過五分鐘」就能改變世界的人;在辦公室納悶著想Get Away跳出去的人;對溝通失去了耐性忘了怎麼「擁抱」的人……

 

你也許會說,真心做音樂,又做得好的人全香港都有,一個招牌掉下來壓死幾個,為什麼得聽他?但既然YouTube是那麼容易,賣碟買碟已不流行,就那麼簡單的Click一下手指運動,聽完,再狠狠罵,狠狠踐踏,也不遲。做創作/表演的,就是千方百計站在讓你看到的位置,最怕人們連動一根手指來評價一下都沒興趣。

曹震豪《A Day in Metropolis》:

http://www.tudou.com/playlist/p/l11765014.html 

 

容許我在這裡為他說說他就是那麼真誠地不矯揉地唱著我們這一群又窮又忙的人的生活個人天早上也許都扎過不想起床也許都為必須放手的夢想惜過也許都試過在愛情裡觸礁自暴自棄個人都那麼努力地活著因為「努力過的人生就不一樣」因此我必須為他更多一些話在這個年頭做什麼創作也行但在裡可找到更多的正能量更多的勇氣更多的不知羞恥一鼓作氣義無反顧不惜一切,追逐被嘲笑的夢想?除了自己給自己,他想把這些被視為魯莽的熱血分給別人,我在旁邊,透過他的音樂,分到了一些,勇氣。

 

必須說明一下,他個人是很謙厚踏實的,狂妄的是我。因為老實啦、努力啦、誠意啦都不是話題和賣點,坦白說,連我也覺得這些都難以打動任何人為他打幾隻字報導一下,他只有聲音,和聽過才能被了解的想法;好或不好,喜歡不喜歡,是後話,總得有人先舉手說撐,至少這樣,才能讓人知道某些人的存在。

 

既然誰都沒有空寫,我來寫;既然哪裡都說沒有版面說,所以我在這裡說。的確,他也好,我也好,不管是不是朋友,也實在沒什資格求別人在電郵裡打開一下連結、聽首歌,然後回應些什麼。(小說暫停一回,因為我覺得,義氣和對真心要撐的事表態比較重要、急切。)

 

曹震豪《ADay in Metropolis》音樂會

2011422(星期五)下午8時至10(2小時)

高山劇場香港高山道77號)

詳情歡迎向城市電腦售票網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