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eiward | 26th Apr 2011 | 青春末期病患 | (81 Reads)

你怕我什麼?

 

我看過一個新聞報導,訪問賣菜的一個婆婆,「你怕不怕輻射?」婆婆說:「一把年紀了,怕什麼?」我想記者可能想問的,不是怕不怕,而是知不知道,我們面對的問題是什麼。打開報紙,打開動新聞視頻,報導的、渲染的恐懼,讓這一代人迷失了;人們正值對不夠了解的事恐慌的狀態,要是知道的話,也許除了恐懼,人們可以從自身開始做更多。因為不了解,所以恐懼。因為未知,所以懷有不安。有很多人正對我們這一代懷著不安。

 

總會有人批評「呢班80後」,活在幸福、沒受過苦難的世界裡,懷著無知和純潔去說大愛;拜託大人們,只要扭開電視,睜開眼,誰都知道世界沒那麼簡單;90後、00後的孩子,他們活在「成年人」恐懼輻射、紛紛撲鹽的年代。部份(只是一小部分)以「有經歷」自居的「過來人」,在批判年輕人無知時,拿著的理據就只有「世界很複雜,不是你想像中那麼簡單」,和「你沒經歷過……」;是的,我們非常尊重比我們有經歷的前輩,更尊重在經歷過後把知識和對事情的分析分享給下一代的智者,因為他們是為了下一代的成長而把所認知的授予。但光是躲在電腦後,不留名留姓的閒話年輕人幾句,把自私和不能愛的自卑感以「這世界本來就充滿紛爭」的理由合理化,卻沒提供更宏大價值觀,我只能把這些意見歸納為和「咆哮體」一樣無味的文字;(「咆哮體」至少還可以笑一下啊有木有?),我不會因為我年輕,就此閉嘴;也不會收回對大愛的期盼,正因為這世上充滿不願布施,不屑互愛的怯懦;所以說,請「想像」放下惡意,其實人和人的愛本來就該如此簡單。何以說「想像」?因為就是有著連「想像」都缺乏勇氣,以世界上所發生的不幸事歸咎於「人性本惡」來說服「自己多一事不如小一事」的人。

 

有些人就是愛以自己人生的「長度」,在衡量別人人生的「密度」。我能說話,我能寫字,不是因為我年輕,而是我向我所尊重的上一代,學習得來的知識和價值觀,延伸開去,是一種「承傳」,是一種「接軌」,學習他們的無私和愛;學習給予和寬容,也奮力抵抗惡念和引誘。

 

我只是不願成為只會咆哮和不屑下一代的成年人,因為我已成年,我也將有我的下一代;即使我死去,我願我的孩子,能正視良心,堅強地面對一切的幸與不幸,誰知道,在這末世,人,還能活多久呢?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