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eiward | 26th Apr 2011 | 青春末期病患 | (152 Read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CX3ZNDZAwY

 

John Lennon 如是說:

"Imagine there's no countries

It isn't hard to do

Nothing to kill or die for

And no religion too

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life in peace......"

 

但事實是:"It's hard to do."

當日本地震,有中國人幸災樂禍,發表牽扯到歷史的報應論。

當新移民領不到六千元,有人組織一個組織聯群結黨去向新移民宣示公民的主權與身分,炫耀得到六千元的資格。

當然也有人附帶目的地偽裝成「反新移民激進分子」,進一步分化社會。

 

但在天災面前,談種族、談歷史、談宗教、談信仰、談愛國情緒的人類,都是脆弱無力和渺小的。人偉大,不比自然大。地殼一震動,海嘯蓋過來,任誰向我們伸手求救,我們都得抓緊,哪管那可能是曾搶女友的情敵,那可能是曾開除我們的上司,那可能是曾給我們告票的警察,那是曾針對我們處罰你的老師;因為當漂在海中,埋在瓦礫中的是我們自己,誰給我們伸手,我們都會不顧一切抓緊對方。現在,每天就有著不同國籍不同膚色的人互相救亡,互相照料著,懷著同是存活在地球上的人類的心情,向對方伸出援手或呼救。

 

人互相依存著,不需要在天災降臨時才驗證;人存活的理由,是因為有人繼續一起存活,紛爭歧視執拗差別,在沒有「別人」的世界,毫無意義。

 

也許 "It's hard to do" ,說The World也太闊太大,就在我們這個城市,不同種族、不同國藉從來都不是“live as one”, 但人們何時變得要將分化視為必然,將歧視正當化?難道是在互聯網發達的時代,人們才把積藏的怨氣聯合發表嗎?我不覺得人性本是如此;我希望這只是局部氛圍影響下,所產生的現象。不支持,就是最恰當的反對。也許距離真正的Imagine很遠很遠,但人在世上,本來就是live as one,要是世界明天就滅亡,誰和誰和誰的生命,沒有誰更重要,也沒有誰不比另一個人重要。

 

若問為什麼要愛,也許先要問,為什麼不能愛?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