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eiward | 26th Apr 2011 | 青春末期病患 | (135 Reads)

我們還是得對我們的下一代抱存希望。即使沒有太多人對我們這一代抱有希望,他們把共享榮耀的希望,寄存在母體厚實的掌心裡。

 

至於我們的希望,我們的話語,甚至我們,都只是礙眼礙事的倒刺,倒刺嘛,誰沒長過?拔掉就行了。拔掉倒刺時連皮肉撕掉的疼痛,或流一點點血,也算不上什麼,因為倒刺,還是會再長出來。

 

我在幻想,手指會不會對手指甲說「你們」不要再藏黑邊了,或是手指甲投訴倒刺說,「他們」老是長在我旁邊好討厭啊,掌心又會不會哼聲來調停:別吵~「我們」原本就是同一隻手,不可分割……還是默不作聲,操控另一隻手拿起指甲刀,把指甲和倒刺都砍掉?

 

扯遠了,你們我們他們之間的討論,不可能那麼和諧,不然不會有河蟹;手掌解決不了的問題,拳頭也解決不了,也不用指望那些天天坐冷氣房的人們能解決,有些人的手,天生最美麗的任務就是搖紅酒杯;去享受人生不就好了嘛,還有閒攪別人的人生?SB,不是因為有閒,是因為有錢賺。也許他們也該獲得一些尊重,因為手正在做著不會做的事,臉上還得展現尷尬曖昧的微笑,其實很需要勇氣。

 

題外話,我剛上Yahoo知識查了倒刺的成因,那是因為:手不乾淨。

 

別太認真,我是說手的事情而已。

 

在我想到我能實際做些什麼之前,我也只能用我的手敲打一下鍵盤,不著邊際寫寫關於倒刺的事情而已。這種無能和無力感,讓我患上強迫症,每隔十五分鐘,就想洗一次手;可是洗不掉,什麼都做不來的歉疚。

 

面對自己的無能,我沒有還能展現無愧微笑的勇氣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