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eiward | 26th Apr 2011 | 青春末期病患 | (51 Reads)

我們的孩子

憤怒的文字或話語不能說清,還有真的假的有待分析,提醒自己暫且不要被情緒主導看法。內心突然湧出香港會消失的末世感似是虛幻,眼前的極速上軌、拆拆拆、起起起卻不是幻覺。

 

我突然想起,我朋友2011年剛出生的小孩,他可能將會坐起高鐵享受快捷之旅,對南生圍的認知,就是爸爸的朋友們年輕時曾經去拍婚照的荒地。

 

這也許不是一種悲哀,只要我們不把這些視為一種悲哀。

 

我們得對我們的下一代抱存希望,即使他們可能將來很難看見香港還有高的山,闊的海。沒關係,山就在山頂,地就在地質公園,海洋嘛,就遊一趟海洋公園吧。沒見過草地嗎?有什麼關係?公園有橡膠地板,跌倒也不會痛。不到郊野公園野餐BBQ,可到迪士尼看煙花,反正孩子嘛,都是怕老鼠卻愛米老鼠。孩子們的閒暇,充滿旅遊景點可供選擇消費…… 消費、消費、消費,孩子將會比我們更早學會消費,更早知道什麼是供給/需求;如果我們在有生之年買不起樓,我們的孩子將更早知道他們可能要窮一輩子買樓/買了樓窮一輩子供樓,除非我們的孩子發了達,嗯,祝君好運。

 

我們的孩子,將會更早知道一些他們沒必要太早知道的荒謬,但別怕,當那些荒謬漸變為現實,接受現實就能習慣荒謬。我們的孩子,定必比我們更有容納和包容的氣度和胸襟,孩子們定會原諒我們的無能為力,如果我們真的盡了力。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