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eiward | 25th Jan 2011 | 青春末期病患 | (60 Reads)

我們害怕,當政府對外聲稱以人性化處理菜園村收地,暴力行為的證據卻每天在Facebook流傳;當我們在影片中明明看見有人被摔倒在地了,卻被說是有人發放刪剪片段,誤導公眾。

我們害怕,政府為建起一條所謂促進經濟、共創繁榮的鐵路,把興建高鐵沿路的每家每戶,像拔掉雜草,翻泥鬆地一樣無情地驅逐。

 

我們害怕,當村民尚未找到落腳點,得到合理賠償,工程早已進行得如火如荼,被重重包圍;要是反過來,換著社會位高權重的人早上出門散步,中午回家發現豪宅被攻陷夷平,居住地化為焦土,他們會不為流離失所而失措憤怒?抱歉這是個讓人笑話的假設,忘了我們是身處會把捍衛家園的平民百姓喚作「暴民」的社會。

 

我們害怕,難道身在工地,受薪負責工程的保安員、建築工人又不害怕?當他們在現場被指責:「你也有家人,你的良心在哪?」這是不公平的,工人們也有家人,他們也是為了養活家人,保衛家庭才工作,他們有捍衛專業的立場,而這與良心問責無關。工人和村民的對立,僵持,戰鬥,互相傷害,是一群搖著紅酒杯,吃著佳餚的權貴促使的。當害怕飯碗不保的工人們,與誓保家園的村民和關注組成員,同是被壓逼的兩方,在冬日陽光下力竭聲嘶,抵著冷互相對峙,其時那些身在社會要位的大人物,是在忙著物色哪位明星歌手合唱一曲,趁佳節粉飾太平?還是在撰寫另一篇分化兩代、衝擊民心的「警世」發言?

 

我們害怕,也不明白我們還能被要求妥協些什麼,每一次鬥爭之後, 皇后、天星還是拆了,撥款建高鐵還是通過了;既然鬥爭,還是改變不了結果,還談什麼妥協?應該說,為什麼不鬥爭?因為沒有結果,也是一種結果,是一種狀態,我們共同經歷及必需自覺的一種狀態。

 

我們害怕,指責我們把複雜問題簡單化的人,竟要求我們包容?我真的很害怕,所以我謙卑自省地自覺是我理解能力不好,想問清楚,要求我們包容的,是社會上的不公與荒謬,是包容殊不簡單的利益輸送,還是包容有人詛咒我們這些無車無樓的平民搭巴士也翻車?

 

我們害怕,無法相信站在高處俯瞰我們的當權者,所用措詞是真心認為「跨世代的溝通是我們的共同責任」,是發自愛的真心勸導。我們感受不到對方的愛和尊重,卻被要求給矛對方尊重和包容。那就像是一個偷腥的丈夫要求妻子忠誠,甚至默許他的背叛般荒謬。如果是我真心選擇的男人,我也只好認命;但是誰選擇誰站在高位?我只知道,不是我們。

 

我們害怕,他們以為動輒就來這種家長式的教訓,我們就真的會害怕嗎?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