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eiward | 12th Nov 2009 | 青春末期病患 | (206 Reads)

最近我在【文匯報】的啟示錄專欄作短暫連載,一連四期的「青春末期病患」,都是青春的無病呻吟,也許連載完結後,我還是會在這裡和Facebook繼續寫一下,請多多支持啊……

啟示錄:青春末期病患‧廉價的自我中心愛情——《他.她》

http://paper.wenweipo.com   [2009-11-03] 

文:麥曦茵

編按:關於青春,關於創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十一月,在一年將盡未盡之際,有憑《烈日當空》一鳴驚人的年輕導演麥曦茵,詳述她的青春與創作的個人故事,或者,可以給予年輕讀者不一樣的啟示。

Picture

 一天,我收到一通問卷調查的電話,如常地推說有點忙後掛線。我有點懊悔自己明明很閒,卻總是無情地拒絕別人。那時候我正為著畢業作品的主題煩惱著,令我開始想這個每一天都經歷被拒絕的問卷調查員,背後會有什麼故事,經歷最殘忍的拒絕又會是什麼?於是我將這個處境寫成了我第一個短片《他.她》的第一場戲。

 這個短片描述一對男女的相識、相愛至分手,透過即食廉價愛情關係,呈現正值青春末期的我們,在溝通越是方便快捷,越是充塞障礙的城市中,對生活、工作不滿,無法確立自我又無力反抗的散漫狀態。故事中的人物既是虛構,也來自現實。我常常覺得,人總是不自覺地將自身感受無限放大,不管在愛情、友情,還是工作關係上,都不能避免地過度在意自己在別人心中的價值和定位,但寂寞無聊如你和我,在別人眼中,也不過是他和她。唯有在關係中嘗到錯失和估計錯誤,才意識到自我的薄弱和卑微。

Picture

 關於道理,反思,教育意義,每一天也都有人告誡我;世界發生著許多事我也關心;邊唸書邊工作的壓力,也迫使我快點像個大人。可是總覺得,當我踏進社會後,「很認真地做一些看起來很兒嬉的事情」那種熱情和膽量很快便會被「稀釋」,也許這是最後一次,在畢業前趕快用有限的錢和時間,在自己的作品內任性妄為一下。既是20歲,就用20歲的心情說關於20歲的故事,我當時就只是這麼想。然而這個短片為我帶來接觸電影,繼續寫作的機會,是始料未及的。 

 PicturePicture

 記得剛入行的時候,前輩曾問我,「當下想做什麼」。我到現在也記得,當時的愚昧;我說,如果在拍攝首個短片的時候,能夠更深思熟慮,更有效地分配資源,要是給我重來一次的話,應該會更完整。前輩告訴我,重複自己有什麼意思?那只是駕一架較好看的車,走回同樣的路,看同樣的風景;大意就是,要做,就做不一樣的事吧。從那時起,我開始真正的對所做的事狂熱,不管任何崗位也想一試,主要參與編劇、製作特輯等工作,同時也為獨立電影,擔任剪接、美術等,狂熱地想找繼續走下去的理由。縱使沒有漂亮車子,要我徒步行走,我還是想去不一樣的地方,看不一樣的風景。

 三年後,這位前輩,給予我機會,拍攝我的首部長片─《烈日當空》。

原文連結:http://paper.wenweipo.com/2009/11/03/OT091103000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