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eiward | 1st Nov 2009 | 陰晴不定 | (96 Reads)

只剩一天了,【談戀愛】的拍攝日。

人啊,總是喜歡挑戰自己知識範疇以外的事,導演說他本身不抽煙,卻要寫抽煙的故事;我本身戀愛白痴,卻要寫戀愛題材。我們本身也不殺人放火走私運毒啊,可是,創作就是需要呈現世界某個部分的真實,不是嗎?有時候,卻不一定是事實之全部,在現實和電影之間,還是需要想像力潤飾一下。這次集合出賣了很多人的真實經歷,但必須聲明情節純粹虛構(真亦假時假亦真啦~),情感卻是真實的。在我還未被尼古丁,焦油和戀愛話題淹死之前,這個戲,已拍到最後一天了。結論是什麼?不一定什麼都得有個結論,尤其有些事情無法親身經歷,又何苦要定下結論?到最後,還是要相信愛情吧,市面上已有夠多的電影說愛情的壞話,來,我們來相信一下愛情吧。

愛情是美好的,雖然狂熱讓人看起來有點白癡;

愛情是美好的,就算心跳手震令人混身不自在;

愛情是美好的,即使全力俯衝很容易掛彩收場;

愛情還是美好的,只要別小心眼記著所受過的傷,愛情還是美好的吧?

呃,會說的人,通常都做不到。我害怕把自己推向狼狽,所以請當我沒說過,讓我繼續原地不動。

來看醞釀愛情的後巷好了……

PicturePicture

我第一次遇上這麼融洽的Crew,氣氛很好啊……完全打破了製片組與導演組誓不兩立的慣常定律。

Picture

以下是攝影師Jason,快狠準,最重要是,畫面很漂亮啊~

Picture

 導演的腳瓜~

PicturePicturePicture

Last shot at company~真的完成了,這次。

「問這快樂為何來去如飛?」--《最後的玫瑰》

Picture

威廉先生也抽煙抽了大半套戲,是時候收工了。

Picture

拍完這套戲,很多人也說想戒煙;我卻開始寫另一個抽煙的故事了,一天下午,我父抽著冰藍薄荷萬,敲我的房門,問我,「不如一起戒煙吧?」,我拿著煙的手一鬆,香煙灰燼掉到電腦鍵盤上,「不是開玩笑吧?」我問。我父語氣堅定,「下星期開始好了。」然後口吐一抹濃煙。陽光暴力地照遍房間,我父的身影忽然變得神聖,「為什麼突然要戒?」我再問。他輕描淡寫地說,「我這年紀來戒,比你這年紀來更高難度啊,我算讓你了,所以看誰先能戒得到吧。」

這等於給我下戰書嗎?好吧,由11月1日起,我會老實地,認真地奉陪到底,和我父一起戒煙了。「我和我父的627小時戒煙攻防戰」即將展開……(為什麼要是627?其實沒有具體意義,只是我家以前的門牌號碼,數字這些事,有時不過是來加強氣勢罷了。)

Pi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