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eiward | 29th Jul 2009 | 陰晴不定 | (8 Reads)

今天在收拾舊物時

找到一些舊信件

發現特別存起的兩封信

一封是寄給我的

一封是我沒有寄出去的

我們可以稱那些僅有的書信為情書

那兩封信   是最後的信 

 

信  很體恤地說

如果真的認為走到了盡頭

不回信  也沒關係 

要是回信   就是一個承諾

 

我連寄出中斷關係的片言隻字

也沒有勇氣   就這樣

擱下寫到一半的信

不了了之

 

我總不介意   含糊不清地讓一切繼續下去

卻不知道

也有人不能忍受   沒有結果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