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eiward | 25th Jul 2009 | 陰晴不定 | (15 Reads)

有一種人

總以為世界沒有什麼是不能親近的
總以為沒有東西他不能討好的
總以為要令身邊的人都快樂並因他而快樂
並認為刻意保持距離的其他人
都是冷漠的自私的不認同他的
冷血生物

口口聲聲說欲為別人帶來快樂而感染快樂

歸根究底

還不是自我中心與自尊心作祟
不能忍受有人抗拒自己 ?

令工作關係成立的當然可以是緣份
可以衍生友誼
也可不在乎利益、回報、時間

我可以為了朋友赴湯蹈火、分毫不收
付出心血、時間、精神、體力

給予意見 也問他們意見

即使素未謀面
即使萍水相逢
即使人生並無交雜

但只要在精神上有所共通
那是我對朋友的特定意義

我和朋友在一起
捱餓捱夜捱窮也快樂



但有一種人

總攪不清楚
某些特定的關係
是純粹建基於金錢

除此之外
在任何時間任何情況下的相處
其實都為旁人帶來極大的困擾

惹人討厭的人不會明白

不會 因為一頓造作奢侈的午飯
不會 因為能活用金錢購買享受
不會 因為一些空虛無題的探討
不會 因為意圖開啟哲學的話題
不會 因為將自己的膚淺當純真

而減輕自己惹人討厭的程度


就當我是冷血動物

在特定的情況
對特定的人物

金錢   是唯一和我溝通的方法

可以買我的工作

可是買我的時間 

如果有需要 

也可以買我的假笑

看有多少錢  能讓我笑一個?

既然認為沒有什麼是錢買不到的 

就別企圖以金錢以外的任何方法

令我有任何表情

我的合約  沒有標明  :「要笑。」



這是我為了回應擁有奢華物質仍自怨自艾的人類
所設立的防禦系統

別跟窮人說窮
別跟窮人說自己以前很窮

那只會
暴露了內心和常識的貧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