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eiward | 21st May 2009 | 純屬虛構 | (18 Reads)

我認識一個朋友   叫O

他(曾經)是攪樂團的  

他有一個很合得來的死黨  N

也是彈結他的N   是個三分鐘熱度的人

喜歡的音樂類型也在不停轉變

誰也沒想到堅持原則、又有才華的O, 能和孩子氣又野蠻的N合作那麼久

他們二人和很多不同的人組過團

最後都因為攪不出名堂   不歡而散

總是剩下他們兩人 

然後   終於有一天

N跟O說:「我們這樣子, 不能生活啊……」

O就說:「那就解散吧……」

N便丢下結他給O, 從此沒有再出現過

後來, O便轉而做一些成長為男人該做的事情

正當的工作, 穩定的收入, 曾經追求的理想和音樂

都是毒物, 侵蝕這份尋求安逸的心情

然後

O在許多許多年後

他被邀請到一個聚會

遇上了沒太大改變,不修篇幅的N

O還以為N是在為樂團調音

在祝N好運, 轉身離場的一刻

熟悉的聲音響起

N的手中閃閃發亮的結他

和N本人一樣, 閃閃發亮

只是唱的都不再是拍檔時所創作的歌

而是O聽不進耳的白痴音樂

表演完畢, N與O聚舊

O說:「你不是說這樣子不能生活嗎?還不是活得好好的?」

N說:「我以為你會大罵我一頓, 然後說我們不是活得好好的嗎?」

O不語,無法回話。

N說:「我很想從你口中聽到, 我們不作任何改變, 都能好端端的活下去啊……」

N說的時候, 在模仿著O的語氣, 猛灌一口酒, 像個大男孩, 要掩飾想哭的衝動

O猛力拍拍N的頭說:「喝太多了,白痴……」

O笑著, 說要早點回家, 因為明天有早會。

那天晚上, O睡得不好。

因為N放棄不要的那枝結他, 被藏在O房間的角落,

只有在被蟲蛀的時候才會發出, 那刺耳的、微弱得不可聽見的噁心聲音, 往O的惡夢裡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