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1] 浸會大學編輯委員會

致麥曦茵小姐:
  你好,我是這一次浸會大學編輯委員會小組組長莊達偉,首先非常感謝麥曦茵小姐抽空協助我們完成是次出版事宜。
  是次來信目的,是希望能與麥曦茵小姐更正一些關於訪問內容上誤解。希望麥曦茵小姐能再次協助本小組完成任務,謝謝。

內文內容:肥谷(肥毛??)很好,他現在也拍片當製作人了;余敏鳴(自殺少女)也是我覺得很對她不起的一個演員,因為在故事上,我並沒有讓她有更多的發揮。

這電影完結之後,每一個人也選擇了他們各自生活的方式,不管大家的心裡是珍惜還是後悔演出這電影,我希望你們每一個人,現在,都過得好。

請問當中肥谷是指誰呢?是否指劇中的肥毛?

內文內容:抱歉,結果我還是什麼都不能給大家,我們所有所有最大的關聯,就只有這部電影。《烈日當空》的選角,由一開始,到拍攝,甚至直到現在,都從沒有得到監製的認同,原因我很容易理解,但我最後還是沒有很聽話去選一些MO(???可以解釋是什麼嗎)。我沒有一刻後悔當初堅持選角,他們也在這電影裡演出得很不錯,只是我不得不承認,我沒有能力以這個電影帶給他們更好的發展。在這個層面上,他也許是對的。

請問當中 "MO" 是指什麼呢?

  另外,想請問有沒有照片可以提供給我們作刊登用途,同時我們亦在網上搜尋過一些相片,希望你能過目一下,看能否登於本刊上,因為怕可能會有版權上的問題,所以預先詢問一聲。

http://movie.douban.com/photos/photo/796220787/#next_photo
http://image.5yi.com/iease/public/star_images/2010/12/6143/original/2.jpg
http://www.cosmopolitan.com.hk/sites/cp/files/imagecache/570x570/images/fashion/1_30.jpg
http://baike.baidu.com/albums/262794/262794/0/0.html#0$f392492c8c7edfca8b13996d

最後,希望能麥曦茵小姐抽空讓我們與您合照留念,雖然得知可能您公務繁重,但亦希望可以與您有個短的聚會及合照,望能成功^^。

因內容未完全排列好,我可以先發一個初步刊登既版本給你過目,因為我們很趕急地要刊登,希望麥曦茵小姐能盡快聯絡我們,不便之處,我在此誠心向您致歉。如有任何問題,歡迎您直接聯絡我們,謝謝

內容:

受訪者簡介

麥曦茵(Heiward MAK Hei-yan),1984年8月21日出生於香港,年輕導演及編劇,香港創意文化產業新生代的標記,被譽為香港電影新世紀的希望。代表作品包括《烈日當空》(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年度推薦電影)、《前度》,憑《志明與春嬌》獲第三十届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近作有《PopCorn微電影•三部曲》及《女人多自在4•幸褔的旁邊》。

主題:在烈日當空下──聽麥曦茵說青春

甚麼是青春?儘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卻也傾向相信,青春總是美好的。然而,麥曦茵,一位二十多歲的女生卻告訴我們,無奈、傷痛總與青春的美麗同生,如影隨形。她以校園為電影的背景,用電影記錄那一代人成長的歲月。在電影《烈日當空》中,她要告訴別人一個屬於香港的故事。在故事裡,我們看到她──麥曦茵,一個在學習寫劇本中尋找青春的女生。

Part 1 關於青春

CIE同學: 妳認為青春的定義是甚麼?

Heiward MAK:青春嘛…… 沒什麼定義,你覺得是青春就當是了(笑)。
通常擁有青春的人,本身都不太自覺吧?就像我的師弟妹和一群我認識的年輕演員們。

CIE同學: 妳認為自己的青春在何時開始呢?當中的轉捩點是甚麼?有沒有遺憾?

Heiward MAK:什麼時候開始,真的沒有自覺(笑)……
我是獨生女,父母都要出外工作,小時候總忙著學獨立學做成年人,沒做過什麼瘋狂的事。十七、八歲,開始了工作,才覺得什麼都沒經歷過,青春就快完結了,很空白。所有任性,都是在讀設計的時候才肆虐張狂起來,我很珍惜自己會用很傻很蠢的方法做一些沒什麼效果的事的階段,因為那些可笑的事,是當你學會更聰明的辦法時,你就不會再做。 青春就是,在做蠢事的時候覺得自己很聰明吧?(笑)

我一直自我感覺良好地, 認為自己沒有反叛過,沒有任性過,我不是循規蹈矩地活著嗎?總是在跟自己說:「你們要我做的事,我不是在做了嗎?」但最近我的好朋友跟我說:「如果你可以控制一下你的任性和賴皮,你可能會在很多方面都更順利。」呃,我又不是為了要過得很順利才存在。就像我覺得我的青春已經死了,我在努力守規矩地當個成年人,積極在各方面展示自己的成熟、妥協、不計較、不執著,別人還是會說我太年輕、太妄為、太孩子氣。遺憾啊,太多了,多到記不起,現在還在累積中。

CIE同學:現今香港的教育制度和風氣,有否阻礙了年青人發展理想,追尋夢想?

Heiward MAK: 我不太懂怎麼評價香港的教育制度,因為我是當中的失敗者(笑)我根本不明白我當時讀的東西,和我的生活有何關聯。我讀了五年地理,背熟了各種岩石的名字,會畫火山爆發是怎麼形成,可是直到看 discovery channel 才意識到溫室效應和全球暖化對我們的影響,我們需要身體力行做些什麼去改善現狀,這些,可能在讀會考課程時有提到,但我們忙著如何答中Point,根本沒有在生活上呼應我們所學習到的。

最近我在Facebook讀到一些比較外國和本土教育制度的Post,我們的教育和評分制度對於一些既有資料、數據,有著強烈的執著,卻很少有鼓勵學生作出假設及聯想的題目,我們整個學習階段都在訓練背誦,將課本上的知識「記住」,卻完全沒有鍛鍊批判性思考和創作力的空間。

會考的時候,我修美術,那是唯一我能掌握如何取A的科目,但我完全沒有在把蔬菜畫得很像蔬菜的過程裡,得到任何樂趣(笑)。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書法明明很好的同學,考美術一定要逼他們「搭單考埋」畫青椒洋蔥,這些制度,完全是為了簡化、單一化審核一個人的能力的程序,很多人的天分和才華,根本就超出考試制度能驗證的範圍,甚至在制度底下,他們也無法得知自己的可塑性和能力。

當人在教育制度下失敗(所謂「讀唔成書」),在成長過程裡也缺乏灌輸任何學術以外,關於創作、藝術的培養,人們理所當然傾向選擇符合自己學歷的工作;我最初讀設計,也聽過別人的嘲諷,認為那是「讀唔成書」的逃避,但沒有人會正視,有些孩子就是只會畫畫,只會做創作,他們可能 Umbrella 都串錯(我就是),而做創作就是他們最擅長、也最能夠與社會聯繫的技能的可能性。

但多糟的環境和制度,如果真的渴望要做的話,還是會有人能堅持下去,不然夢想怎麼叫夢想?過往的教育制度只是幫不上忙,談不上阻礙,我不覺得香港人的創作力和競爭力會單純因為教育制度而下降,影響年輕人的並不只是教育制度,而是社會氛圍,很多有趣的創作,都是在荒謬的社會氛圍下才會出現,什麼樣的社會,就會有什麼樣的創作人去做創作,回應這個社會。

香港做創作難,更多時候,是因為香港人看不起香港創作人,消費者願意花巨額請外地人來做製作,卻不在乎對方收的錢有幾成真的放在製作成本上;假設香港人收$10蝕住幫香港人做製作,卻會換來香港人一句「唔值得比咁多錢香港導演拍」,香港人用$100請外地導演做香港導演用同樣的錢所做的事,就覺得「好抵」;香港創作人,不被香港人尊重,所以,香港創作人,也看不起香港人,形成惡性循環,有種自貶和自殘的傾向。

CIE同學:妳的作品是否多以自身的故事和親身經歷作為靈感?

Heiward MAK:一半一半,有來自別人的經歷,更多是一些自己有幻想過卻沒經歷過的處境。

Part2關於《烈日當空》:

《烈日當空》故事簡介:50-60字:

《烈日當空》金句回顧:

CIE同學: 主角之一的「怒榮」(林耀聲飾)在戲中的獨白是否是妳內心的反映?

Heiward MAK: 在創作當時,一定是。我寫《烈》的時候,對制度,對社會現況和自身價值觀充滿疑問,自我審判到一個病態的地步。但現在,有很多問題,你不會再問,因為你知道不會有答案。像戲中問道:「五年後我們會做什麼?」,我現在還是不知道自己五日後會在做什麼(笑)。

人生有很多東西,不會得到任何解答,但像怒榮說:「有發生過,便是有發生過。」重要的是,我們還要努力活著,勇敢面對更多的荒謬。

當電影拍完了,上映了很長的時間,又落畫又再上映,斷斷續續在唯一一間戲院,維持著每周放映一兩場,我很感激,在商業計算上完全失敗的一部作品,得到了很多有心人的幫助,還是我素未謀面的人,他們對我的認知,就只有這部電影而已。拍《烈》的時候,我總是把一句話掛在口邊:「我不敢奢望改變世界,我只是不想被世界改變。」但當這電影終於完全落幕的時候,我驚覺這句話太消極太膚淺,我很懊悔,就是因為我的不肯改變,造成了很多讓電影接觸更多觀眾的阻力。堅持是應當要有的,但我也學會推翻自己,把話反過來說,我們要被世界改變,因為我們在被改變的同時,哪怕只是一點點,我們也在改變著一些我們無法想像的東西。我所說的不只是電影,而是怎樣存在,對我來說,做電影不一定要負上社會責任,但作為一個人,很需要。

世界不會因為人委曲求全便自然便好,我們知道,我們每一個人,去作出一點點的微妙改變,集合起來,便是真正的改變。

CIE同學: 妳曾經說過,青春是不怕犯錯。從電影中,有沒有一幕你印象比較深刻而且最能夠代表青春的戲呢?

Heiward MAK:我有這麼說過嗎?我會說這麼張狂的話嗎?(笑)也許拍攝《烈日當空》就是一個犯錯的過程。戲裡面沒有特別深刻的,但拍攝整個過程,和演員們的相處,是我的青春裡很重要的回憶。

CIE同學: 從拍攝過程中,有沒有看到自己的寫照?

Heiward MAK:其實並沒有很多寫照。我也有想過,如果我要全部都經歷過,我的人生會是怎麼樣?大部分細節都是來自我跟兩個表弟和街坊的相處。我在大學時,寫過一個叫《跳落井》短篇故事,概念就是由我兩個親表弟而來,就像現在戲中怒榮和頭抽的關係。在寫劇本之前做過些資料搜集和訪問,也認識了一些有經歷的孩子,聽他們的故事去構思劇本。但七個男生各自的性格,也有著我自己的分身,但他們把那些東西消化,詮釋成為他們角色的一部分了。


CIE同學: 選角的標準是什麼呢?例如「怒榮」、「肥毛」和黃敏奕等,在你的其他作品中(如微電影)也看到他們的演出。

Heiward MAK:選角有來自街頭的,有來自演藝學院的,也有來自模特兒公司的。王敏奕由媽媽陪她來試鏡時,才剛十五歲,我很記得,她自己乖乖坐在一角讀劇本,非常安靜,我只是很簡單地說了些人物關係,她就點頭,我還沒說開始她就自己開始了,所有走位,節奏和反應完全是由她自己設計,最後哭出來的時候,我們簡直覺得可以收工了,終於不用再Cast了(笑)。她是瑰寶,臉蛋漂亮,戲演得好,我有時覺得,她第一部演出的電影是《烈日當空》,是一種浪費,她應該得到更好的演出機會,或是遇上更好的導演,去令她更有所發揮。當時的我,並沒有令她發光和走得更遠的能力,這點讓我很內疚。

至於林耀聲,很多人當時也很反對我讓他演主角,寒背,走起路來沒有自信,說話含糊,動作舉止就是普遍的十七歲孩子,完全不會演戲,只有五官還過得去……這些說法我聽了很多,我也承認事實就是這樣,他不會演,但他有著一些狀態,是很多新演員刻意演出來也演不到的,我覺得怒榮這角色,很需要這些狀態,更大於表演能力本身。而他也很努力去達到拍攝要求,我只可以說,他為了這部電影,作出了很多的付出和改變。現在仍在行業裡面,主要拍攝港台劇集和獨立電影。

肥谷(肥毛??)很好,他現在也拍片當製作人了;余敏鳴(自殺少女)也是我覺得很對她不起的一個演員,因為在故事上,我並沒有讓她有更多的發揮。
這電影完結之後,每一個人也選擇了他們各自生活的方式,不管大家的心裡是珍惜還是後悔演出這電影,我希望你們每一個人,現在,都過得好。

抱歉,結果我還是什麼都不能給大家,我們所有所有最大的關聯,就只有這部電影。《烈日當空》的選角,由一開始,到拍攝,甚至直到現在,都從沒有得到監製的認同,原因我很容易理解,但我最後還是沒有很聽話去選一些MO(???可以解釋是什麼嗎)。我沒有一刻後悔當初堅持選角,他們也在這電影裡演出得很不錯,只是我不得不承認,我沒有能力以這個電影帶給他們更好的發展。在這個層面上,他也許是對的。


後記:這一次的訪問是透過電郵方式完成的。雖然沒有見到麥曦茵,但從字裡行間卻總能感受到她在沈穩中的活潑。在訪後的一段,她用文字興地說:嘩!終於答完了!在我們來看,這就是青春!

資料取至:http://highnoon.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380266
導演的話Director’s notes

達飛(Daffy)

TEL:61067108/plumes.angus@gmail.com

因為我地係e兩日內就要交上去浸會作出版用,希望能得到你盡快的回覆,謝謝你~daffy



[2] 唔see唔睬講座

你好,我是突破的新同工Puie,會在18/6(本星期六)的講座幫手。

想講教一下,按你的經驗,如想在場內播放一些你的電影片段,應該如何處理版權問題?

此外,亦想問問是否會有青年演員做嘉賓?

知道您很繁忙,打搞了。期待你的回覆。謝謝。


[引用] | 作者 Puie | 13th Jun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3] 【線上收看】香港演藝學院畢業作《梨園道遠》

是我在09年香港演藝學院畢業作,請大家到Youtube網站收看這作品,有時間也請細心欣賞,喜歡的話請轉發,也請大家留言給意見,謝謝大家 =)

--------------------------

短片《梨園道遠》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E0unRT2LkU&feature=player_embedded

故事: 中學生黃少傑(江駿傑飾),年幼時已經隨母親看了不少粵劇表演,唯獨對大老倌陸劍輝(何孟良飾)的失傳南派功架-----「飛椅」念念不忘,故此不顧一切去拜陸劍輝為師以傳承這絕活。當大老倌知道這個小子硬著頭皮來拜師時,當然沒有答應,甚至用另一個難度高的功架-----「鏟枱」留難他。另一方面,少傑的母親寄望兒子將來成為醫生,而逼他放棄粵劇,令少傑在追求夢想的過程中,承受孤獨。


[引用] | 作者 cwong | 6th Ma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4] 明星夢

你好.我想發明星夢.有機會嗎?


[引用] | 作者 LAM | 24th Feb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5] 電影「前度」VCD

你好呀~
請問電影「前度」會出碟嗎?
之前去了戲院看過,好想再看....期待中...
不知甚麼時候會有呢?


[引用] | 作者 TIGER | 16th Nov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6] 烈日當空

剛剛看了烈日當空,一開始還以為是韓日電影,未曾看過如此令人贊歎不已的一齣港產片!

如果這齣戲能出成小說,一定可以打動更多人心。挽回邊沿青年也好,讓大人了解時下年青人也好,這個故事一定可以打入人心!!!

就好像究竟到 Band 1 學校考第尾好,還是到 Band 3 學校考頭幾名好;到一線大學校考2nd-lower/3rd honour好,還是到二三線大學校考1st honour好;到細公司過些正常生活好,還是去大公司被"榨乾榨淨"(為的是更多升職加薪的機會和減少家庭時間)好?這個制作讓我們有很多的反思。


[引用] | 作者 Marco | 21st Jul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7] Leandro Moraes

Hey, you make pretty images.

And is very beautiful (your face in metro)

Kisses from Brasil.


[引用] | 作者 morleausan@hotmail.com | 26th Ja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8]

但原來,曾經用心感受生活,何時何地,都能獲得平靜和快樂。-->非常認同, 請努力感受.


[引用] | 作者 winymkk | 7th Ja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9] 加油!

Hi, 你好嗎?

這兩天分別看了烈日當空和九降風!
兩套電影故事雷同,但郤有兩種不同味道。

我留言只想跟你說聲加油!
請繼續拍電影,因為我想看。

我有玩音樂,知道堅持夢想是很重要。
希望日後有機會再看到你的電影,
我也很期待!

IT'S TIME TO DREAM!

Take care
Smallpo@Loudspeaker 大聲公樂隊


[引用] | 作者 smallpo | 7th Aug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10] hi

hi,你好,看了你的那篇关于青春的文字,很喜欢,你在谈烈日当空的时候就已经给我印象深刻了!想加你为好友,才发现原来你就是烈日当空的导演!我现在也在SCM ,MFA year2. 马上就毕业了。
加我MSN 吧,希望有机会跟你好好聊聊电影!
我叫吴丽颖,和你一样大
MSN: wly_perfect@hotmail.com


[引用] | 作者 tina | 6th May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