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eiward | 26th Apr 2011 | 每隻螞蟻 | (33 Reads)

關於這數年間,在香港這個城市,「不奢想改變XXX,但不想被XXX改變」的蟻民自白書。

 

﹣序﹣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活得像一隻螞蟻,多於像一個人。

至少,在永遠以俯瞰的角度來看人類的某些人類眼中,

我是隻會走動的螞蟻,和許許多多的螞蟻擠在一起……

 

會上班的螞蟻;和沒工作的螞蟻;

會抽煙的螞蟻;和不抽煙的螞蟻;

不吸毒的螞蟻;和會吸毒的螞蟻;

有學歷的螞蟻;和沒學歷的螞蟻;

取綜援的螞蟻;和納了稅的螞蟻;

攪外遇的螞蟻;和攪離婚的螞蟻;

走水貨的螞蟻;和被騙財的螞蟻;

殺過人的螞蟻;和被人殺的螞蟻;

精神病的螞蟻;和很正常的螞蟻;

嫖少女的螞蟻;和攪援交的螞蟻;

 

可是,真正的螞蟻,會知道自己是螞蟻嗎?

我突然覺得,我和其他螞蟻,都不是螞蟻。

 

在某些人眼中,同為人類的我,只是一個會移動的黑點。

礙住了一些視線;或是,根本從沒被看見。

 

P.S.

《謀殺身外物》的連載暫停了,因為有了這新的短篇概念。

 而《謀》有個長篇計劃,年尾將結集成書,會把之前寫不好的,都重寫。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