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eiward | 29th Oct 2010 | 陰晴不定 | (78 Reads)

讓視線佯裝堅定凝視著空氣
讓肌肉反射條件般擠出笑容


我是無關痛癢的人
在無關痛癢的地方
做無關痛癢的事情

我厭倦了
別人覺得我需要被覺得需要
所以給予點不痛不癢的關注

給我一點點壓力
看我會不會動搖
有時恐嚇或威脅
看我會不會求饒
然後給予些安慰
看我會不會感動

請讓我只當個無關痛癢的人
不要把我牽扯進別人的人生


heiward | 1st Oct 2010 | 信報連載小說﹣謀殺身外物 | (146 Reads)

雨嘩啦嘩啦地下,暴風吹得舖頭的玻璃櫥窗咚咚作響,我趕緊拉下鐵閘。天,水湧進來了,這是對我們五年沒擦地板的大懲罰嗎?我用毛巾和大力膠布封好門縫滲水的位置,嗚……後巷的積水幾乎浸到膝蓋以上了,那些在溝渠裏的老鼠蟑螂屍體都漂出來了,真是壯觀……

 

所有置在地上的「貨品」都浸濕了,我們忙着將不能浸水的盡量「拯救」。阿修累極抹一把汗,倚着放在舖頭中央的安全島,笑着用手語比着:「我們舖裏的無聊東西還真多啊─」這小子不會不記得,這個無聊又礙事的大玩具,是他哭得「涕淚橫飛」說要拾回來的吧?

「到底這次會不會掛八號以上的風球呢?」 阿修靈巧地跳坐在安全島上。

 

我印象中所有厲害的颱風通常都直接跳掛十號風球的,但就是有那麼一個叫杜鵑的九號颱風,我忘了是那個年份了。當時阿修只有五歲,咽喉裏的繭還沒有長成,還是個會哇哇大叫,放聲哭鬧的小鬼……

 (閱讀全文)

heiward | 1st Oct 2010 | 信報連載小說﹣謀殺身外物 | (92 Reads)

我來先說明一下,我們這家二手店,什麼也回收,什麼也會賣,遺憾的就是買回來的,比賣出去的多。那怎麼維生呢?你或者不相信,我們偶然地能賣出去的東西,價錢都出乎意料的高。我常被表弟阿修(12歲)抱怨,亂買一些根本賣不出去的無聊東西。但我的想法是,在大量購入看起來毫無價值的物件的同時,只要碰巧會有一兩件貨品,能用離譜的價錢賣出去就行了。你知道有把寶貴東西當垃圾的人類,也會有把別人當垃圾的視為珍品的傻瓜。雖然實在無法估計什麼怪東西,能引起什麼怪人的興趣,但我確信這家店就是莫名其妙地能在之間找到平衡,而不致倒閉。

 

我的工作就是等人拿東西來賣,和等人來買東西,有時為了看起來有價值一點,就把舊東西修理,或是拆開、改裝;當然有些東西就這樣擱著也能賣很好的價錢啦。 不需打卡,不需OT,不供強積金,說起來我的工作其實蠻輕鬆的,除了很難結識女孩子(笑),還有,我聽得見「它們」說話這一點……

 

 

 (閱讀全文)

heiward | 1st Oct 2010 | 信報連載小說﹣謀殺身外物 | (211 Reads)

在我把衣服晾在窗戶外面的時候,突然想起,十二歲那年的某個下午,我發現有一個不屬於我母親的粉色蕾絲胸罩,懸掛在我家晾衣的竹杆上;呃,該說是被撕扯得不成型狀的,「垂死的躺」在曬得發滾的竹子上。我本打算使用晾衣服的叉子把它撥開,讓它飄到別的樓層,或是乾脆墜落到大街上,免得它的主人來按我家門鈴。那時才十二歲的我,對會穿那種香艷胸罩的女人,並沒有太多幻想。當我揮動叉子的時候,那個傢伙淒厲地叫了一聲,我裝作聽不見猛地想將它弄走,直到它終於說出:「嘿,你不是聽到我說話嗎?我有話跟你說……」

 

「又來了。」我心中納悶。那不是我第一次聽到有「東西」跟我在說話。那些俳迴生死邊緣的「東西」,遇上我這個偶爾聽得見它們的倒霉人類,總會興奮地喋喋不休說個不停,不理人感受……但它們不過是物件,人類尚且不會在意別人的感受,若要求被人類折騰至垂死的物件,能體貼地照顧我這陌生人的感受,也太牽強、太不顧及這些可憐傢伙的感受了。但我記得這破爛胸罩的原因,是它話不多。

胸罩說它是樓上某戶的女主人的私人物品。「我看得出啊。」我繼續裝作很忙地晾衣服,不想搭訕下去,在這之前我有太多次,顧著跟物件閒聊,令周遭的人以為我是傻瓜的經驗。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