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eiward | 29th Aug 2010 | 陰晴不定 | (66 Reads)

 祝遠去的人,得以安息。

PicturePicture

圖:Violet 


heiward | 29th Aug 2010 | 陰晴不定 | (182 Reads)

哀傷之「微」(此文將刊於U magazine - 「生活」副刊)

每次我看到了微博主頁問「有什麼新鮮事想告訴大家?」我都想打上「沒有」,白白看著人死了,都不被當一回事,還能有什麼新鮮事?)

Picture

 

網絡最可怕的地方,是更新,是重新整理(Reload/Refresh)。對於上星期在菲律賓發生的事件,我沒法書寫出半個字,來形容巨大的痛楚和不安。母親將恐懼和憂傷透過長途電話,與我傾訴了。我沒有勇氣告訴她,那天晚上,我因在酒店,偶爾看到了鳳凰衛視,然後呆坐到天亮,一直至第二天下午。之後從外地回港以來的好幾天,除了基本電郵,都沒碰過網絡。心情仍然沉重。

只是朋友剛才發了短訊,說在微博給的發了私信,我們不是明明有對方的手機號碼嗎?微博令溝通的純粹,變繁複了。我的摯友,我得把話說清楚,要是日後哪天你覺得我不夠朋友,那是因為今天,微博令我們之間的溝通,變微薄了。

 

於是打開微博。幾天前令人心痛的事,彷彿是隔了很久很久的事。梁文道也說過:「微博改變了人的時間感。」畢竟在微博內,忙碌有時,出碟有時,發片有時,宣傳有時,吃飯有時,連悲傷、哀悼也有時限。把悲傷轉發再轉發,互相勉勵重新振作,要轉的POST就該群轉,彷彿不轉的就是冷血;當大家罵的時候要一起群罵,彷彿不罵就是和公憤對象立場一致。轉發表示關心,留言表示在意,好讓大家繼續「關注」。然後談談晚餐,聊聊新鞋子,就算是車子拋錨,也有百來二百個回應。微妙的微博,是個快速運轉的集體日記本,是批評和招惹批評的陣地,卻又充滿了「和諧」,肅清了穢語雜念,純潔地令閒聊更閒。真可怕,那個紅色的單眼小可愛在主頁左上角,得意揚揚的揮著一週年的旗幟。

但即使我對這工具多麼充滿疑問也好,我還是保留了微博戶口。因為這是唯一一個可以在內地通行,把訊息以快速傳遞的免費工具,哪怕訊息即將被快速更新,或是被「和諧」地消滅,彷彿沒有存在過。奶粉的事,草菅人命的事,官官相衛的事,黃色的事,暴力的事,他媽的事,連64、71等數字,通通都會被敏捷快速的系統河蟹掉。在我國,人命都被看得如此微薄,可況文字和話語?

我的微博不常更新,也沒標籤,朋友認真地勸說,這是我的微博沒什麼人關注的原因。畢竟有沒有人關注也好,我只在我想使用的時候,用我喜歡的工具,只說我想說的話,只留我想留的言,只回我想回的評論。要是誰再問我電影什麼時候在網上看到,或是再留言給我說:「我喜歡你的電影,一定會在網上下載支持的!」別怪為什麼沒有得到回應評論,因為我就是覺得沒什麼閒情回,所以也請別浪費時間來關注。嘿,這是對問過愚蠢問題的童孩們說的,別對號入座。我愛著所有懂得珍視生命,珍視溝通的人。必須說明,問這愚蠢問題的人,不等於不珍視生命和溝通。他們只是還沒攪懂,把電影上載這種活,通常不會是電影作者自己自願下手幹的「常識」。大家知道嘛,有些同胞們真的很喜歡將一些說法攪混,曲解別人的意思,若然他們認為我的意思有別的意思,那其實所有討論,都沒有什意思。我只是真的純粹沒有能耐向這種問題表示耐性,所以我把我的無奈在這裡寫出來。

可惜我沒法將這一千字放到微博上去,誰叫那玩意只能載140字。況且在這裡說微博的壞話,和其他傷及「和諧」的事,誰也沒法把我「河蟹」掉。可恨草泥馬並沒有真的打敗了河蟹,只是被爺爺們放牧到草泥馬戈璧玩自己的何B。


heiward | 28th Aug 2010 | 陰晴不定 | (82 Reads)

在發生那個慘劇之後,幾天以來,我整個人陷入了恍惚。

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突如其來的危險,而我們任何人,都只是軟弱無力的普通人。 


今天早上,終於收到了一通讓我稍為安心的電話。

和床單糾纏了一個半小時,持續聽著這個聲音。

我的視野很模糊,你的世界很廣闊。

我掙扎起床,換了個想法。

從前總是遺憾慨嘆,看不到一樣的風景;

現在我很慶幸,原來我們,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heiward | 20th Aug 2010 | 陰晴不定 | (116 Reads)

PicturePicture

辛苦阿康和ELAINE了,謝謝你們在上海SET UP, 也謝謝小丁的演出,謙明的剪接,和WALLIS的混音,這是跟NIKE合作的一個裝置藝術,現正在上海展出,遲些會在香港展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