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eiward | 28th Apr 2010 | 陰晴不定 | (100 Reads)

XXXX IS A 4-LETTER WORD ......

 

 BUSY

SICK

VOID

STUN

BORE

SLOW 

WEAK

LOST 

HATE 

PAIN 

FAIL

MAIL

POOR

LACK

COMA

SLIP

DEAD ... ...

 


heiward | 20th Apr 2010 | 陰晴不定 | (91 Reads)

昨天終於看了 A Serious Man

很久沒有看完一套電影,要趕緊打電話跟別人討論

所有的幽默,其實都是荒謬的悲慘 

主角常在吶喊 “I didn't do anything!"

但遭遇不幸從來都不是因為做過了什麼

當遭遇不合乎常理的處境

除了反反覆覆追問”為什麼“

我們可以就這樣接受,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是沒法解釋的嗎? 

一切成謎,請 "Accept the mystery"(接受這個謎)吧。

 


Picture

昨晚看了這本書,很沉重,很心痛
一個真正關於 安非他命 上癮者的故事,令人心痛不已

http://www.eslite.com/product.aspx?pgid=1001110931877838 

這本書該推薦給所有「上癮者家人」,不管是任何形式的上癮

請先必須接受毒癮是一種病,而且絕不是借助旁人力量就能得以康復的疾病

患者的靈魂中穿了一個洞,那是個自我發掘的無底深潭。 


Picture 

今天接著看了一本關於非洲兒童的短篇小說集<就說你和他們一樣>,共有五個故事。

http://www.eslite.com/product.aspx?pgid=1001118561914429 

當我們覺得聖誕節互送禮物是理所當然,這個世界上某個地方正有孩子被自己的親人賣掉。 

 


 

今天,朋友遞了根煙給我,我說戒了。

「多久沒抽過?」

「差不多兩個月」 

他露出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問我是怎樣戒的。

我其實不太清楚,可能因為病得太久的關係,最近我聞到的煙,全都變成了一種微妙的檀香氣,突然覺得,那不是屬於該吸進肺內的物質,其實那本來,就不是屬於該吸進肺內的物質。

「我和我父的627戒煙攻防戰」沒戲唱了,因為我無無聊聊的就把煙戒了。

另一個原因,也許是我根本沒有上癮。


heiward | 14th Apr 2010 | 陰晴不定 | (178 Reads)

 


 

微博 

在不能作聲的日子,納悶了很久,我今天終於開了微博,但有點頭暈眼花,不懂怎麼使用……好心人加我一下,教教我這是怎麼一回事吧~

http://t.sina.com.cn/heiwardmak


弱者

最近,病得天昏地暗,連日失聲,直至昨天,才終於開得了口,發出聲音,卻是自己也認不出自己的怪聲。

在發不了聲的日子,陷入了另一種(到底是哪一種?)的失語症,連夜惡夢,不能熟睡。

半夜醒來,不禁回想,我這半年都在幹什麼。 

直至今晚,一頓晚飯,我的老師,給我當頭棒喝。

「放棄獨有的原始,為了證明自己能適應大家都能玩的遊戲,而遵守既有規則,做一件規矩的事,有什麼意義?」

「作為一個創作人,做一個絕對地代表自己的作品是一個必需。」 

「你需要什麼定位?誰要求誰有定位了?」

「是觀念上的本未倒置。」

「這是弱者的行為。」

其實他還有很多不同層次地糾正我,「擺出認同現世價值觀的姿態」是一種荒謬。

哈,我比之前的一星期更啞了。

老師,我其實明白,我所說的明白,並不等於我真的明白,而到我真正地明白的時候,我也許並不以現在的方式存在。

我暫時,不會改變,並不是因為我認為自己是對的;

而是我需要在這個年紀,這個階段,做一些自己決定的事。

是隨波逐流也好,無法超然脫俗也好,

其實有什麼關係? 

我有時候在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本來就是一件簡單的事,只要不做不想做的事,剩下的應該就會是想做的事了吧?

那麼,其實一邊在做著不太想做的事,一邊努力地在做真正想做的事,不也是一種生存方式嗎?最少,我需要生活,我需要我的家人,我需要一些不可分割的親密,好讓我知道,我在一路上,並不孤獨。

現實一點,要不孤獨的最基本的等價交換,就是承擔,最少,我並沒有自私到為了實踐所謂的堅持而妄顧生活。

在回程一段路上,不停地在我耳邊迴響的是一句:「這是弱者的行為。」

沒有不甘心,反而很受落。

這個世界上,總有人生下來較強,有些人生下來較弱;

總有些人生下來是神聖的,帶著光環地說著令人醒悟的箴言;也總有些人只拿著書本,將金句默唸默守,卻終生不知其真義。

也許是一種歪理,但是一個事實,這世上很多人都沒有光環,也不讀金句,但人憑感覺活著,還是可以的。我信,生命盡頭會有大審判,關於那些人生中不知如何定義的抉擇,那時候總會有一種定義,或是被定義吧?當然,那已經是生命盡頭時的事了。

當一個弱者的人比一個強者舒坦的地方,也許是,無時無刻都可以放下自尊,謙遜地承認,我有不足的地方/我不夠好/我錯了……說了又怎麼樣?其實不怎麼樣,但真正的弱者要是能說能做到「我會盡力做到更好」,其實也是一種強。我是這麼認為的。

 


令人傷心的酸辣粉

我目前唯一能作的反叛是,不如吃一碗傷心酸辣粉吧~

http://www.openrice.com/restaurant/sr2.htm?shopid=26565

雖然我很想這麼做,但還是沒有這種勇氣,最近我真的有點害怕,我一輩子也回復不了本來的聲音 e_e"

終於知道為什麼叫傷心酸辣粉,不是辣得令人流淚,最令人傷心的,是想到:「要是不能再吃怎麼辦啊……?」

親愛的傷心酸辣粉,待我好起來,我一定天天光顧。



heiward | 8th Apr 2010 | 前度EX | (188 Reads)

Lam 2 live : After All


heiward | 7th Apr 2010 | 前度EX | (323 Reads)

也許我的人生才剛開始

沒法把完整的一件事放上桌面

愚蠢也好

遺憾也好

 

沒有人逼迫我

沒有人拿刀放在我的頸上

最後  也沒有

 

 

最少  讓我反省   讓我心懷痛楚

那些難以名狀的痛

我在我的人生中  又發生了一件遺憾而無可挽回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