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eiward | 23rd Jan 2010 | 陰晴不定 | (65 Reads)

在拍攝期間   有一個人  跟我說過

「其實做什麼都不為什麼。」

 

「那其實最想做什麼呢?」我問。 

 

「想做點事,能留下來……證明自己存在過。」他如是說。

 

那一刻  我幾乎想哭 

有很多事  做了  當然 也能留下來

是否存在過  也許 只有我們自己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