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eiward | 12th Nov 2009 | 青春末期病患 | (186 Reads)

啟示錄:青春末期病患‧無聊青年恐懼失去無聊的無聊產物──《烈日當空》

Picture

http://paper.wenweipo.com   [2009-11-10]

文:麥曦茵

 《烈日當空》也許是正值青春末期的無聊青年恐懼失去無聊的無聊產物,因為我的成長夥伴叫「無聊」。

 還在唸天主教幼稚園的時候,我是個一天不說無聊話就渾身發癢的孩子。逢星期三的早會,當所有同學在操場,汗流浹背地向主祈禱,我總會故意做點小動作,好讓修女罰我站在教員室門外,享受從門縫滲出的冷氣。由於經常被罰站的關係,除了腳瓜比平常孩子粗0.5cm(現在更粗了),也常令母親要低頭向老師道歉;抱歉媽媽,為了女兒把綠色手工紙藏起來撕碎,撒在別人的茶點上說是紙菜,這些芝麻綠豆又不轟烈的事向人道歉,現在想來也覺得有點丟臉。

 (閱讀全文)

heiward | 12th Nov 2009 | 青春末期病患 | (206 Reads)

最近我在【文匯報】的啟示錄專欄作短暫連載,一連四期的「青春末期病患」,都是青春的無病呻吟,也許連載完結後,我還是會在這裡和Facebook繼續寫一下,請多多支持啊……

啟示錄:青春末期病患‧廉價的自我中心愛情——《他.她》

http://paper.wenweipo.com   [2009-11-03] 

文:麥曦茵

編按:關於青春,關於創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十一月,在一年將盡未盡之際,有憑《烈日當空》一鳴驚人的年輕導演麥曦茵,詳述她的青春與創作的個人故事,或者,可以給予年輕讀者不一樣的啟示。

Picture

 一天,我收到一通問卷調查的電話,如常地推說有點忙後掛線。我有點懊悔自己明明很閒,卻總是無情地拒絕別人。那時候我正為著畢業作品的主題煩惱著,令我開始想這個每一天都經歷被拒絕的問卷調查員,背後會有什麼故事,經歷最殘忍的拒絕又會是什麼?於是我將這個處境寫成了我第一個短片《他.她》的第一場戲。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