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eiward | 25th Sep 2009 | 陰晴不定 | (58 Reads)

謝謝Sam post了訪問的Link, 我最後還是看到了。

很奇怪, 我明明沒有說這麼多話, 我沒有說我那年代很幸福, 我沒有說別人不知所謂, 我沒說不肯創新是創作死穴, 我沒說有當過ifva評審, 我沒有說過自己有點名聲, 我沒有說過終生不離開電影(真相是這個行業隨時都可淘汰我), 好了, 事實是, 我現在, 還沒有確定人生目標……

冒號以後,就代表是引用說話了吧,可是我明明就沒有那樣說過, 我的說話被「善意的創作」了, 當然別人也是每天也被別人「設計對白」, 又不是第一次遇上……其實並不是什麼太嚴重的事, 而且一切也是正面的, 那是我自己的固執, 我對這些事有嚴重的精神潔癖。

可是介意的話會很小孩子氣嗎?要介意嗎?還不習慣嗎?我想不通喇, 為什麼需要習慣?好了, 舉例說「地鐵車廂裡就是有喜歡佔便宜的色狼, 不過分的, 就是需要習慣一下啦~(設計對白)」這樣子, 說得過去嗎?

哇啦啦……為什麼年輕就得被塑造得狂妄自負呢, 我明明活得那麼卑微和小心翼翼, 我可是很努力的在這個地方「混」啊……

ok啦, 要是我隨便的在這個世界上消失, 到最後的最後, 其實沒有誰會記得, 包括我的一切。因為我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什麼不該說的我是絕對不會說的, 要是不該說的我還是說出來, 就是我自願的毒舌, (只會在醉酒和非公開場合才會這樣啦) 我不害怕說話, 但我討厭被設計對白, 因為我明明就是沒那樣說過, 很小器吧?是很小器啦, 可是誰會在意, 我是在自己的博客說我很小器啊, 犯不著誰吧, ok啦, 到最後, 還是有那麼一點點在意的, 其實只有我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