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eiward | 30th Sep 2009 | 專欄:號外雜誌 | (86 Reads)

Picture

Track List:
01. Phone Survey: Intro [movie dialogue]
02. Talk To A Stranger For 45 Minutes
03. Phone Survey: Hair Healthy [movie dialogue]
04. Phone Survey Again
05. Phones, SMS, Talking, Dating
06. Brushing Teeth [movie dialogue]
07. Although I Love You, I Have Girl Friend
08. Not A Big Deal [movie dialogue]
09. Take Off Her Shoes
10. Break Up
11. Cooking
12. Eating, Sleeping, Working
13. Get Back Her Belongings [movie dialogue]
14. Please Don’t Get It And Stay
15. Meeting The Next Lover [movie dialogue]
16. Lovers' Lover
17. Temporary Love
18. Lovers Mind

all music composed, arranged, produced & concept of the soundtrack album by Choi Sai Ho
movie dialogue written by Heiward Mak
dialogue spoken by Chinsky Cheung (Christy), Wyman Chan (Rex), Wong Chi Wing (Jeff)

film production year: 2006
soundtrack production year: 2007

the soundtrack of my first directional short Lovers' Lover, is now available at White Noise Records, Zoo Records, Mackie Study (阿麥書房). ASK ST more details and where to buy la...... coz I just got this news......

http://www.myspace.com/saihost

http://www.choisaiho.com/


heiward | 25th Sep 2009 | 陰晴不定 | (57 Reads)

謝謝Sam post了訪問的Link, 我最後還是看到了。

很奇怪, 我明明沒有說這麼多話, 我沒有說我那年代很幸福, 我沒有說別人不知所謂, 我沒說不肯創新是創作死穴, 我沒說有當過ifva評審, 我沒有說過自己有點名聲, 我沒有說過終生不離開電影(真相是這個行業隨時都可淘汰我), 好了, 事實是, 我現在, 還沒有確定人生目標……

冒號以後,就代表是引用說話了吧,可是我明明就沒有那樣說過, 我的說話被「善意的創作」了, 當然別人也是每天也被別人「設計對白」, 又不是第一次遇上……其實並不是什麼太嚴重的事, 而且一切也是正面的, 那是我自己的固執, 我對這些事有嚴重的精神潔癖。

可是介意的話會很小孩子氣嗎?要介意嗎?還不習慣嗎?我想不通喇, 為什麼需要習慣?好了, 舉例說「地鐵車廂裡就是有喜歡佔便宜的色狼, 不過分的, 就是需要習慣一下啦~(設計對白)」這樣子, 說得過去嗎?

哇啦啦……為什麼年輕就得被塑造得狂妄自負呢, 我明明活得那麼卑微和小心翼翼, 我可是很努力的在這個地方「混」啊……

ok啦, 要是我隨便的在這個世界上消失, 到最後的最後, 其實沒有誰會記得, 包括我的一切。因為我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什麼不該說的我是絕對不會說的, 要是不該說的我還是說出來, 就是我自願的毒舌, (只會在醉酒和非公開場合才會這樣啦) 我不害怕說話, 但我討厭被設計對白, 因為我明明就是沒那樣說過, 很小器吧?是很小器啦, 可是誰會在意, 我是在自己的博客說我很小器啊, 犯不著誰吧, ok啦, 到最後, 還是有那麼一點點在意的, 其實只有我自己吧?


heiward | 20th Sep 2009 | 陰晴不定 | (941 Reads)

我很久,沒說過話了。

今天,逼不得已收拾東西,轉移工作陣地的時候,找到了一張花兒樂團的專輯《放學啦》,這是中學時候,託朋友給我在內地買的。我那時候,因為《花》和寫給楊乃文的《靜止》,很想聽花兒的其他歌,可是香港沒在賣,所以不停叫人幫我找CD。終於,有個好心的朋友,在內地買回來,還找到了花兒和其他團的合輯,裡面有一首歌叫《幸福的旁邊》,那時候我瘋狂的推介給身邊的人,後來的後來,那隻收錄《幸福的旁邊》的CD,在某一年的暑假,不知去向,因為那年,我畢業了,借了別人和從別人手中借的東西,全部都再不會回到原來的主人手中。特別是分了手的人,總不好意思問清楚,「啊,請問《幸福的旁邊》,到底在不在你手裡?」算了吧,別那麼小器,不過是一張CD,其實沒什麼大不了。可是現在,我有點後悔了,OK啦,我手裡還有《放學啦》,那裡面有我中學時很喜歡的一些歌。

直到現在,我還記得《稻草上的火雞》有這麼的一句歌詞:

討厭的東西 在瘋狂地生長 得到的東西 卻沒有營養
我們就站在那稻草的中央 並不在乎彼此的模樣

我又想起,我最近還好像在msn對一個朋友說,我們就是對生活沒辦法啦,「揮舞著雙拳,卻打了自己臉」,那是花兒一首叫「沒輒」的歌的歌詞,隔了十年,我還是那麼不自覺地說了這樣的一句。

我,84年出生,十五歲那年,打從心底覺得83年生,十六歲的大張偉,很厲害。

在《放學啦》,大張偉為八十後說了些很無聊很虛無,但很重要的東西。

屬於花兒的歌,最後一首存在以前的MP3裡的,是《八月最後一天》,那是8月31日生的大張偉,寫自己在生日那天之後,就要開學的納悶和寂寞。

然後,有好一段時間,我沒有再聽到大張偉和花兒的其他歌,直到有一年,我媽在Channel-V看到《嘻唰唰》的MV,忍不住笑著問我,這些人是誰?我才知道那個在MV中狂跳狂蹦、染了一束粉紅色頭髮的少年,原來是大張偉,噢,他已經成為了一個需要化妝造型上電視的偶像了,大概以後,也沒什麼可能再看到,穿運動服站在台上,拿著結他,彈唱《花》的大張偉了。後來,聽到了鬧抄襲事件。後來的後來,聽說花兒樂團早在今年六月解散了。

不久之前,我在一個很微妙的情況下,認識了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她說她想做演藝,唱歌演戲。排除香港的演藝事業並不是純粹才華先決這點,身為八十後的人,當看見九十後的人在燃燒生命,我理所當然地應該對他們說,把無聊寫出來,把寂寞唱出來吧,青春是無敵的,大概。

因為,我明明就知道,過了青澀時代,就不能再明目張膽地,為「到底我在TMD做什麼啊」而懊惱不已。當然還是可以的,我明明也很厚臉皮地在做這種事,有時候,或者是大部分時候,我還是很不清楚自己想做什麼。除了爭取繼續工作的機會,其實我並沒有什麼,實質的理想需要實現,因為那些說不出口的夢想,都是不實際的,虛無的想法,太讓人難為情和疲累。

可是,以沒營養的食物和笑話,咖啡因和尼古丁,來痲痺被不安侵襲的腦部,又能捱至幾歲?我能培養出更有品味的嗜好嗎?OK啦,其實我很享受即食麵,味精和防腐質,雖然要到死後,才能引證我的屍體是不是比較難被大自然回收,我常常都很想,引證這種我無法在生前引證的事。

昨天,和一個朋友通話了,一個和我同齡的朋友,正享受甜蜜的折磨;然後有兩個朋友找我,一個問我要不要一起搬出去住,一個告訴我她已搬了出去;然後其他的朋友,抱歉我都暫時沒有接聽電話,因為我很累。我正現在是個欠稿欠債欠揍的Loser,我很想很想,有一個像Little Miss Sunshine那個爺爺的人,捧著我的臉跟我說”You're not loser.",可是我爺爺,已經死了,在我十二、三歲的時候。而且,他不懂英語。

好了,對這幾位朋友,除了短促的聆聽和給予祝福,我什麼也說不出,也什麼也不用說了吧。但願,我們都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OK啦,就算不清楚,至少獲得快樂,好嗎?好吧。即使大部分時間,都不怎麼容易快樂。親愛的朋友,Life sucks, so cheers!

青春到什麼時候完結?在不再長高的時候?在不再偏食,突然敢吃青椒的時候?在某天醒來,腰骨疼痛到不能起床的時候?在某天突然發現,自己錢包裡竟然買了健康X房的補湯套餐券卻沒有使用過?(是的,我還買了半年。)在通宵工作的第二天,發覺自己有嚴重的耳鳴?我認了,我開始怕死,在爆發H什麼N什麼的時候,我害怕到立即到診所打了根本不關事的流感針。

結果,我打開CD的盒子,發現裡面並沒有什麼CD,哎,連《放學啦》都不見了。大概,那片CD,現在還在我不停推介的某個人手中,又或者,從別人手中再流落到別人的手中,總之,我們都不再是《放學啦》的年紀了。

80後,還沒到達盡頭,但到後來還是會有90後站出來說80後只會責備90後,我們有一天也會脫節,也會老,也會死,然後腐化在土壤之中(除非選擇火葬)。關於那些勇敢,和坦率,是繼續活下去才能證明的,一個人所做的事情,到生命結束的那天,自然有別人來評價和總結。

我曾經很喜歡花兒樂隊和大張偉,或者我該說,我到現在還很喜歡那時候的大張偉,寫出了《花》、《稻草上的火雞》、《靜止》、《消滅》等等等等的大張偉。是同一個人,那是同一個人,聲音明明都一樣喔,對吧?

他還會繼續做音樂嗎?還會做令人覺得成長很寂寞,很疲憊,但還是有希望的歌嗎?的確,十多歲的人,成團出道,寫出動聽動人的歌是件很了不起的事。那麼,廿多歲的人,到底要做出些什麼,才算是了不起呢?也許能坦誠地活著,就已經很了不起,有才華的人就算很脫軌,畢竟還是有才華的,我可以這麼相信嗎?OK啦,我是這樣相信的,我喜歡他,直到現在,還是很喜歡,好了,以上這段,是給。先生(唯一會在我Blog上留廣東口粗話的人)的回應,我從來沒覺得偶像結婚了/抽煙/喝酒就不能當偶像。

我蓋上了CD的盒子,要是誰,手裡有花兒的這張CD,而這CD是從我這裡來的,請告訴我。但如果我有什麼是欠了你的,我也不能保證能還你,最多打開準備搬遷用的紙箱讓你找個飽,都隔了這麼多年了,很渺茫,對吧?要是計算過,覺得還來太麻煩的話,那就算了,請你珍惜放學啦,和在幸福的旁邊的時光。謝謝!

反正我們都在那些夢想和挫敗的落差,不停得到,也不停失去……其實並不容易發現,「自己一直都在幸福的旁邊」。媽,對不起哪,我突然很想對我老爸說,晚飯很好吃,謝謝。


heiward | 8th Sep 2009 | 陰晴不定 | (30 Reads)

Dear Everyone,

Please VOTE for this video, which directed by the art director of High Noon(烈日當空) - Ahong Cheung, performed by High Noon cast siu ming (小鳴) :

http://www.it21.hk/video_details.php?v=603&r=9&lang=en

please support!! thanks everyone, love you all ! I ll be fine, no worries, cheers!

Heiward


heiward | 6th Sep 2009 | 陰晴不定 | (13 Reads)

我覺得很恐怖

就算寫得不好  就算寫得不快  (直情是慢)

就算覺得死線和寂靜很可怕

我還是覺得寫東西

是看不見終點也想拚命跑下去的比賽

原來我比我想像中的

更喜歡  更喜歡  更喜歡

雙腳著地、拔足狂奔


heiward | 5th Sep 2009 | 陰晴不定 | (17 Reads)

其實並不OK

其實這種繼續「相信」的愚忠  並不OK

不過是太以為「相信」就能引證或探索到存在的價值

 

可以相信到把生命、時間、青春折扣出售的地步嗎?

可以相信到乞討本來就該在飯碗裡的飯嗎?

可以相信到甚至認為「OK啦, 不過是被嫖了一下」嗎?

「相信」到底有底線嗎?

不能相信到被嫖了還「後數」「賒帳」「當無數」吧?

創作不是搭小巴

好了, 創作就是搭小巴

被明明有錢在身的乘客不停「後數」「賒帳」「當無數」

只能怪司機的愚蠢

至少  也該發一下飆  罵兩句粗話  把乘客趕下車吧?

媽的, 就是做不出來……

就算趕了他下車  他不給就不給  你要把他抓至警局嗎?

他能拿出五萬元 甚至五十萬 五百萬 保釋

就是給你賴五元五毛的帳

真爛

這些人通常都他媽的有錢

然後明白了什麼?

明白這個世界若要生態平衡

還是需要「無賴」與「笨實」 

 

做不了無賴就要被搵笨實嗎?

唔 我開始找不到 說不通 

要以這種麻煩又狼狽的姿態繼續下去的理由

我甚至為了沒法自動轉帳的電話費而抓狂

每天在家中的散錢罐裡集齊些零錢毫子想把它們恰當地花掉

因為我不想把僅有的紙幣「打散」 

那些都無關痛癢

但說出來都覺得自己可笑 

 

這個瘋狂的世界

其實並沒有太需要

這種  只是執意「相信」需要存在的傢伙

在別人眼中 只會成為試煉廉價的極限的實驗品

 

廉價的, 不只是創作、時間、精神、尊嚴、車費

是生命

是人生

P.S.(攪不好車費是當中最昂貴的)

 

+P.S.所以我想把毫子收集起來,用在車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