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eiward | 16th Aug 2009 | 陰晴不定 | (34 Reads)

群體

天災和人禍,衝擊人既有的邏輯思維,暴露人的軟弱無力,人的害怕承擔,人的互相指責,人的膽怯渺小……所以,人和人,需要靠在一起,成為群體,或者可以在追究責任的同時,互相補給缺失,互相支持守護,互相撫慰傷口,即使不能減輕痛楚,至少互相明白和認知痛楚。不至於在冷漠和孤獨中,丟失了許多屬於人面對災害該有的反應。

 

然後,當聽到有人說:「哦,那關我什麼事?」也請不要立即對人的冷漠和自我中心感氣餒。

 

我覺得,有時候人對荒謬和殘酷事情無法衡量判斷,一時反應的錯落與誤差,並不等於麻木和不關心,只是人太著重自我,而對牽涉「自我」範圍以外的事都顯得輕率,和無法以一個真誠的反應來表達內心的矛盾和惻隱。或者這樣想吧,其實對方的潛台詞是:「那我能做什麼?」是對自己的無能為力,和不屬於群體,感到不安。因為我們同樣都軟弱無力,所以無法勇敢;連表示惻隱憐憫,都怕被誣陷是濫情虛偽。我就是無法相信,人,會不在乎,自己以外的生命。

 

人啊,歸根究底都是以個體結算的單位。即使身在群體,孤獨是必然的。孤獨不是一種病,沒有治癒的方法,但是可以調整的一種狀態,如果我們可以尋求填充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的接合劑──那些叫做「愛」的虛無東西。

我有時在想,要是不願意認知和感受世界,大概也無法真正了解被世界認知和感受的感動吧?當然也可能有人,會真的打從心底認為,在群體中,那虛無而不實在的所謂「愛」,其實並不是那麼重要。


個體

我就說嘛,人啊,歸根究底都是以個體結算的單位。即使身在群體,孤獨是必然的。我完全不介意被依靠,要是我值得被依靠;那是我的榮幸。

 

只是某些時候,還是得告誡自己,不要太依賴,因為我害怕被賦予依賴的權利,就算只是心靈上的,言語上的,就算是一丁點,我也不想獲得了,我會覺得自己是個貪得無厭的無賴。因為一旦想到,每次回過頭來,其實由始至終,都只有我自己,我就覺得期待被聆聽的想法,是一種讓人很疲累的愚昧。不如自己走出去吧,就算赤足奔跑,鮮血淋漓,沿途我可只對自己怒吼,我可只對自己悄悄話,我可只對自己憐憫,我可只對自己認真,我可對自己反省;然後我可以一個人,熬過去。我不是覺得孤獨特別酷才這麼說啦,只是在群體發現自己原來是孤獨的狼狽,讓我覺得很不酷。

 

所以,請繼續需要我;如果需要我,暫時成為誰的獨特的存在,我就為了誰存在。但這樣就好了,不要相對又雙向的給予我太多的保護和關懷,我害怕在心臟虛弱的時刻,質疑自己的貪心和依賴,其實一直干擾了別人的生活。

 

關於我的孤獨和寂寞,其實沒什麼大不了,OK 啦,我是自己和自己玩長大的人。很多人也是吧,所以,別太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