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eiward | 14th Aug 2009 | 陰晴不定 | (22 Reads)

 

全力衝的時候, 難免跌得遍體鱗傷

我想把一切都 K.O.

卻被生活的需求蠶食意志

我還剩什麼?

大概是對金錢屈服的奴性

足以徹底的 K.O.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