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eiward | 31st Aug 2009 | 陰晴不定 | (44 Reads)

你聽過最難聽的話是什麼?

我聽過難聽的話太多

最「秒殺」我的

「你自己攞黎衰,唔做咪冇事囉……

明知收不到錢 還寫來幹嘛 自己攞黎衰

明知又被拖數 還做什麼兼職 自己攞黎衰

明知那班人很麻煩 為什麼還要混進去 自己攞黎衰

「你統計一下你自己這一年的收入……

潛台詞是:OK啦~你就知道你其實多沒用……

OK啦,我認了,我認了,我是個「自己攞黎衰」的廢柴。

我有在反省了,我不做這些,我的生活一定會更好嗎?我只知道,我不做這些,我的人生可能會少點挫敗、少點頻撲、少點不安、少點徬徨,還有可能令身邊的人多點安穩、多點幸福,少點牢騷;OK啦,我承認我沒資格說錢不是萬能,衡量我的價值的不應該是數字(要是用數字來評估,可真是他媽的沒戲唱了,我是廉價寶寶,啦啦啦~!專做沒錢收的蝕本生意,額頭印了水魚~!)

我時刻提醒自己,別再像少林足球的二師兄抱怨:「點解我咁靚仔冇頭髮,佢地咁樣衰有咁多頭髮?」待賺到錢的時候,去織髮織得比成龍大哥還濃密也行~所以,還是先賺錢吧?賺到以後,想植髮還是脫毛都可以啦!(那只是比喻,比喻而已……)

可是,我還是,想相信一些事,想相信一些人,想相信我相信的,那聽起來沒什麼不妥吧?只是恰巧那些事和人,都有著不易令人相信的氣質,然後呢?OK啦,反正,我從沒被我最想被相信的人相信過,所以,對於我相信的事不被相信,並沒有什麼驚喜。

OK啦,不相信我的人們都是關心我的人們,我都知道。可是在互相關懷的時候,不免互相傷害,誰叫我們都毒舌,誰叫我們都認為「自己是對的」才活著至今。

萬一,呃,我是說萬一,如果突然有一天,覺得原來活著是一個錯誤,那該怎麼辦?唔,那就隻眼開隻眼閉吧,這個世界有更多更錯更荒謬的事,不說沒人會在意的,人們都忙著檢視自己的人生,總不能太介意別人的人生出了毛病。所以OK啦,每次發現了以後,還有矯枉過正,好好活著的機會。雖然總有以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還以為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的時候。就算我知道,我都不要說出口,因為我知道,我不一定對。也許,我覺得自己不再青春的時候,就是對知道的事有所保留,有所懷疑的時候,哎,我不是那種理直氣壯說「我懂了」的年紀了,因為要是我真的懂了,我不會過著不停抱歉的人生。

「你覺得你的人生不好嗎?」

OK啦,要是不好,都是我自己不好。別人沒辦法搞垮別人的人生吧?因為人們都忙著令自己的人生出亂子,沒有「被連累」這種說法啦,是你自己太有義氣不閃邊去。但有時候,就別太計算,也別太介意啦,做些看起來很蠢的事,不會真的變蠢,但認知其實我們不是自己想像中聰明是一件好事啊。

我和很多人一樣,我討厭錯,討厭繞圈,討厭狼狽,討厭看起來很蠢,討厭失望,也討厭令人失望;但比起這些,我更討厭輸。

OK啦~ 那是我和我自己的比賽。

要是放棄,就輸了。


heiward | 31st Aug 2009 | 專欄:號外雜誌 | (77 Reads)

聰明的毒舌,不是不小心說了不該說的話,而是把好像不該說的話有效果地說出來

口賤,有一種魅力,是明明知道說出來很糟很毒很攪事,要承擔說出來的後果也在所不惜的強大魔力,一種不能戒的頑皮劣根,是年紀越長越張狂的嗜好

不是口不擇言,不是童言無忌,不是心直口快啦~

是有計劃性,有時間性,有針對性的惡意,不一定需要快,夠狠、夠準才是正路

講錯野 和 講衰野 的分別是:

「講衰野」是有計謀地把過分的話在恰當的場合說出來,需要有心理準備去圓場,或乾脆有不打算圓場、搗亂和令人難堪的勇氣

「講錯野」是一個失誤,是自己都不自知的情況下令人尷尬和難以下台,是沒惡意的惡意,(可是不等於就此會被原諒啊 ~)

「講衰野」的人通常會被責怪的同時,一方面又很受歡迎,令人覺得很「抵死,耐佢唔何」

「講錯野」嘛,其實就是單純的「說話沒經大腦」而已


heiward | 27th Aug 2009 | 專欄:號外雜誌 | (92 Reads)

寂寞有害

夏.九月.遇溺


第三回 登場人物:香子俊&Ivy Tsang

故事簡介:
風平浪靜,突翻巨浪;沙灘,美女,救生員;酷熱,酷愛,酷兒;
在暑假結束前,盡情地遇溺一次吧!

輕鬆、無聊又無賴的第三回,發生在浪漫沙灘,帥哥美女的真愛故事!



heiward | 26th Aug 2009 | 專欄:號外雜誌 | (47 Reads)

不能直說對人的失望

我只是對自己失望  非常地失望

連說話也懶惰不積極

連控制事情的慾望也失去了

為什麼不明明白白地討論?

再下去我就不想再討論了

 

我還有超多超煩的事情

逼迫我至瘋狂

我們何苦為了興趣而惹來痛苦?


heiward | 25th Aug 2009 | 陰晴不定 | (80 Reads)

haha...... 模仿這玩意, 真的百玩不厭...... 要是還記得...... 我們也曾經有Cookies VS Aunties啊 ///


heiward | 22nd Aug 2009 | 陰晴不定 | (46 Reads)

一隻匙羹

Picture

Photos by Elena

以上是TC2老闆贈送的小甜品, 老闆說: 一隻匙羹代表一個願望: TC2生意興隆; 做股票的大賺特賺; 做動畫的開創事業; 做表演的大紅大紫; 做平面的做自己的繪本; 做媒體的寫好的報導; 朝電影界發展的儘快做自己的作品;「百足咁多爪」的人, 做什麼也好, 希望妳過得快樂;

在我身邊的你們, 不在我身邊的你們, 做什麼也好, 走想走的路, 做想做的事, 然後, 讓我知道, 你們過得怎樣, 好或不好。高潮低潮, 也是過程, 最重要是我們認識, 我們分享, 確認我們共同地, 存在過。

關於我自己, 我腦海內根本沒有再多的願望, 因為我害怕說出做不到的事, 那些聽起來根本不會實現的事, 我連想都不夠膽想。所以其實我對自己, 算是沒有什麼要求, 我害怕期待我不肯定能控制的事。

我們啊, 即使感到迷惑, 即使夢想很遠, 即使生活很苦, 即使傷口很痛, 即使短暫孤獨, 即使我們不能隨時都在對方身邊, 甚至我們只是依仗網絡聯繫, 連真實姓名也不知道, 但我們都共同存在在這個世界上, 擁有認識和了解的平台。當痛楚的時候, 當疲累的時候, 當失落和覺得空洞無聊的時候, 我們知道我們其實並不是完全孤獨。那不是已經算不錯了嗎?

所以, 剩下最後一隻匙羹, 我希望:我們都擁有繼續走下一步的意志和勇氣。

關於意志和勇氣, 我相信這是我們能駕馭和控制的東西, 也是實現其他所有荒謬夢想的動力。那些不切實際和遙遠的事, 不可能透過單純一隻匙羹的願望達成啦~ 最少是要水晶球、神燈或金斧頭之類啦~ (一隻匙羹是有點攪笑啦老闆~) 可是對於我們來說, 一隻匙羹的幸運, 不多不少、剛好夠用, 比起所有堂皇而浮誇的承諾, 我們會更珍惜一隻匙羹帶來的小小幸福, 至少我們可以拿起匙羹,分一口甜味, 然後繼續擁有捲起衣袖, 脫掉鞋子, 瘋狂地追逐著什麼的勇氣吧。

下次到 TC2 的時候, 記著問老闆取一隻匙羹, 許一個合理的願望吧~ (不合理的就別想靠匙羹許願啦, 最少是要水晶球、神燈或金斧頭之類啦~ )

TC2:
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12066472681&ref=ts
http://hk.myblog.yahoo.com/teacoffeetwo/


一顆蘋果

被嘲笑了, 由昨天開始, 我已經是25歲的「中女」了, 還是對金錢沒概念, 房間還是一塌糊塗, (我差不多過了半年把床堆滿DVD和小說, 自己睡沙發的生活), 已經第三次按錯密碼而被吃掉提款卡, 還是會搭地鐵時搭錯方向, 還是偶爾在家一公里以外的範圍迷路, 還是會收拾行李時帶了充電器忘了帶相機, 還是會把別人公司的影印機弄壞, 還是會在趕稿的時候抵受不了龐大壓力而偷偷寫起網誌和無關痛癢的文字, 還是每天都有混沌不清醒無法好好和人對話的時候…… 是有點苟且偷安啦, 是有點好逸惡勞啦, 是有點沒危機感啦, 是有點頹廢啦, 是有點不夠積極啦, 可是OK啦~ 我認我有點賴皮。

說了很久也沒去考的車牌, 說了很久沒學會的倉頡, 說了很久沒耐性寫的故事, 說了很久沒有辦的放映會, 說了很久沒有見的朋友, 說了很久沒有去的旅行, 還是不停不停在說, 有夠厚顏無恥, 可是我在做其他的事啦, 我不覺得我現在在做的事, 比我說了不做的事, 更容易或更有意義, 只是有時候在選擇的時候, 總不能每件事都放上天秤去秤一秤什麼比較值得做, 什麼該先做, 就是什麼放在眼前比較危急, 就先做什麼吧, 誰叫我廿五年來都是這樣長大的, 總有一天, 我不會光是空口說白話的, 嘿, 走著瞧吧~ 那一天我發了瘋去考車牌了, 會通知大家不要在什麼地區出入啦……

也就是為什麼我現在不寫該寫的東西, 跑來偷閒寫網誌, 就是就是就是就是就是我就是……他媽的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啦, 不顧場合, 不顧時間, 不顧離譜的程度, 說是這麼說, 25歲人還不看狀況, 給別人添麻煩, 害身邊的人擔心, 那已經不能單純地歸納為幼稚了, 而是自以為年輕/還裝年輕的任性了。所以啦, 我只是偶爾狂飆, 一下下而已, 稍後會趕快回到正常軌度的。

至少, 讓我在吃午餐時, 打一篇網誌, 來啦, 大家來聽五月天, 一首爽朗的歌:「活著不多不少~幸福剛好夠用~活著其實很好~再吃一顆蘋果~」

能活著其實已經很好, 對吧?

一顆蘋果


經過了漫長的等候
夢想是夢想
我還是一個我
那時間忘記挽留
最美時候
不經意匆匆的放過
曾經想擁抱的彩虹
盛開的花朵
和那純真的笑容
突然有風吹過
那一轉眼只剩我

我不懂人世間的那些愁
他為什麼要纏著我
到底這會是誰的錯
還是我不放手
喔人世間的那些愁
這世界給我的幽默
這是不是要告訴我
潮起終究潮落

總要有人來陪我
嚥下苦果
喔再嚐一點美夢
要等你先開口
那冬天才會走

有些人經過我身旁
住在我腦中
在我心裡鑽洞
有些人變成相片
堆在角落
灰塵像雪一般冰凍
時間如果可以倒流
我想我還是
會卯起來蹉跎
反正就這樣吧
我知道我努力過

我想到遙遠遙遠的以後
會不會有人知道我
在這個寂寞的星球
曾這樣的活過
喔遙遠遙遠的以後
天長和地久的盡頭
應該沒有人能搶走
我永遠的感動

總要有一首我的歌
大聲唱過
喔再看天地遼闊
活著不多不少
幸福剛好夠用
活著其實很好
再吃一顆蘋果


heiward | 22nd Aug 2009 | 陰晴不定 | (9 Reads)

PicturePicturePicture

Photos by Elena

Thanks dear friends ~

Thanks all of you X 1000, it is sooooooo amazing to get nice and warm blessing from all of u, I will keep it up, and share new movie and stuff with all of you, hope you all hv good health, good career, good living, (good love life in case), all the best 2 ~ To love and be loved in return, cheers !!

Hei


heiward | 19th Aug 2009 | 陰晴不定 | (28 Reads)

1.

昨天,完結了,像鬼口水般黏黏的纏人的工作。那種在八十年代的港產鬼片常出現的鬼口水,黏黏的糊糊的,綠色像濃痰的,一旦沾上了就動彈不得的。在電影中,聞不到氣味,可是在現實中,即使我拚命洗擦,還是隱約嗅出指甲縫間,令人噁心的腥酸。

不是說笑,自我接上了這工作後,我染上了洗手癖。我每次出門都帶備免水消毒洗手液,到一定時候,就會像吃藥般,在手中塗抹揉搓一把。每次離開那個斗室後,我一定反覆的用梘液洗淨雙手。在回家後,我也一定徹底的洗手,才敢觸碰我的父母,我的摯親。

 然後,昨天下午以至一整個晚上,我一次也沒有掏出免水消毒洗手液,也沒有再拼命地洗擦雙手至疼痛的地步。

這都是,四個月以來,和鬼口水搏鬥,逃出了濃痰沼澤,冷靜過後的微妙發現。

希望這次是真的,他媽的結束了。


2.

昨天,放肆自己很久沒有活動的腦袋,與刻薄界的王者,過了極盡尖酸、刻薄、有趣、聰明、充實的七小時。

時間的質素,除了以長度計算,還以密度計算,我很清楚,這是我最近幾星期以來,最有效的Quality Time。是有聊無聊也好,天南地北也好,我的腦袋在快樂的轉動,吸收著有質素的養份(包括如何精準地尖酸刻薄),吐出有用或備用,甚至根本沒用的話語和提議,(雖然不知道對事情有沒有實際影響啦)。總之,好質素的時間會令延伸下去的時間更好,壞質素的時間會繼續拖垮往後的人生。不要鬥氣,不要以為浸泡在鬼口水一小時,就只有一小時的噁心,那管你下個小時往桑那或SPA,你都會記得之前一個小時的惡夢。學乖了,Spend Quality Time 本來就是快樂的泉源。

要嫌有什麼不足的話,我覺得我還沒把我刻薄和陰暗的一面盡量提昇,我下次會好好努力的。

此外,我收到了一本很重要的書,真是對得沒話說,感激。  


3.

炭灰人回來了,懷著灰到貼地的心情。

歡迎回來,我的灰底生活有伴了。


4.

沒法想像,在臨睡前,我被罵了「人渣」。

我就做一點點人渣的事吧,我沒說過我是個好人。


heiward | 18th Aug 2009 | 陰晴不定 | (20 Reads)

很餓很餓很餓很餓很餓很餓很餓很餓……

恨不得

吃掉 

吃掉徹夜未眠的疲累

吃掉

吃掉逃避工作的情緒

吃掉 

吃掉抗拒與抗拒的人進食的任性

吃掉

吃掉所有等待的時間

 

只為了吃掉

一頓快樂的午餐

 

我還沒有出發

滯留在未知快不快樂的時間

 

很餓很餓很餓很餓很餓很餓很餓很餓……

 

應該還好吧?

會快樂的

會遇見快樂的

雖然其實不太清楚快樂的模樣


heiward | 16th Aug 2009 | 陰晴不定 | (34 Reads)

群體

天災和人禍,衝擊人既有的邏輯思維,暴露人的軟弱無力,人的害怕承擔,人的互相指責,人的膽怯渺小……所以,人和人,需要靠在一起,成為群體,或者可以在追究責任的同時,互相補給缺失,互相支持守護,互相撫慰傷口,即使不能減輕痛楚,至少互相明白和認知痛楚。不至於在冷漠和孤獨中,丟失了許多屬於人面對災害該有的反應。

 

然後,當聽到有人說:「哦,那關我什麼事?」也請不要立即對人的冷漠和自我中心感氣餒。

 

我覺得,有時候人對荒謬和殘酷事情無法衡量判斷,一時反應的錯落與誤差,並不等於麻木和不關心,只是人太著重自我,而對牽涉「自我」範圍以外的事都顯得輕率,和無法以一個真誠的反應來表達內心的矛盾和惻隱。或者這樣想吧,其實對方的潛台詞是:「那我能做什麼?」是對自己的無能為力,和不屬於群體,感到不安。因為我們同樣都軟弱無力,所以無法勇敢;連表示惻隱憐憫,都怕被誣陷是濫情虛偽。我就是無法相信,人,會不在乎,自己以外的生命。

 

人啊,歸根究底都是以個體結算的單位。即使身在群體,孤獨是必然的。孤獨不是一種病,沒有治癒的方法,但是可以調整的一種狀態,如果我們可以尋求填充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的接合劑──那些叫做「愛」的虛無東西。

我有時在想,要是不願意認知和感受世界,大概也無法真正了解被世界認知和感受的感動吧?當然也可能有人,會真的打從心底認為,在群體中,那虛無而不實在的所謂「愛」,其實並不是那麼重要。


個體

我就說嘛,人啊,歸根究底都是以個體結算的單位。即使身在群體,孤獨是必然的。我完全不介意被依靠,要是我值得被依靠;那是我的榮幸。

 

只是某些時候,還是得告誡自己,不要太依賴,因為我害怕被賦予依賴的權利,就算只是心靈上的,言語上的,就算是一丁點,我也不想獲得了,我會覺得自己是個貪得無厭的無賴。因為一旦想到,每次回過頭來,其實由始至終,都只有我自己,我就覺得期待被聆聽的想法,是一種讓人很疲累的愚昧。不如自己走出去吧,就算赤足奔跑,鮮血淋漓,沿途我可只對自己怒吼,我可只對自己悄悄話,我可只對自己憐憫,我可只對自己認真,我可對自己反省;然後我可以一個人,熬過去。我不是覺得孤獨特別酷才這麼說啦,只是在群體發現自己原來是孤獨的狼狽,讓我覺得很不酷。

 

所以,請繼續需要我;如果需要我,暫時成為誰的獨特的存在,我就為了誰存在。但這樣就好了,不要相對又雙向的給予我太多的保護和關懷,我害怕在心臟虛弱的時刻,質疑自己的貪心和依賴,其實一直干擾了別人的生活。

 

關於我的孤獨和寂寞,其實沒什麼大不了,OK 啦,我是自己和自己玩長大的人。很多人也是吧,所以,別太在意。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