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eiward | 30th May 2009 | 陰晴不定 | (21 Reads)

我不懂日語   可是聽到這一段   被觸動了

もしも彼らが君の 何かを盗んだとして

それはくだらないものだよ

返して貰うまでもない筈

何故なら

価値は 生命に従って付いている

ほらね 君には富が溢れている

我的一個朋友幫我找到英文翻譯:

If they steal something from you
That is the worthless thing
There is no need to make them return
If you wonder why
 

The value is given by life

See You are full of wealth


heiward | 28th May 2009 | 陰晴不定 | (16 Reads)

不因為什麼

只因為我們是朋友


heiward | 24th May 2009 | 陰晴不定 | (39 Reads)

「希望你可以继续坚持下去,拍自己喜欢的电影!」

在我非常迷惑的時候, (基本沒有一刻不迷惑)

我收到這樣的留言。感動之餘, 很慚愧很慚愧很慚愧……

 

我並沒有勇氣和能耐去保證, 繼續拍自己喜歡的電影。

 

當我在做著, 大家都覺得非常恰當, 有利無害的事;

我心裡有一個惡鬼, 悄悄地對我說:

「做這些事情有什麼意義? 結果你的內心, 還是空白一片啊……因為你相信的事情, 並不能要求別人覺得有趣啊, 說到底, 你就是個無聊和沒趣的人, 會說故事的, 是你的嘴巴而已, 並不是, 你的心。」

可是, 我還是想繼續, 即使那不一定是終極的目的地; 我還是想知道, 我們為了這趟旅程, 沿途所留下的血, 在對方身上劃下的傷口, 還有不惜傷害所愛的人, 這一切一切的愚蠢行為, 到底是為了什麼。

所以, 謝謝, 抱歉我無法保證, 但我在努力。


heiward | 24th May 2009 | 陰晴不定 | (29 Reads)
Jarvis Cocker - You're In My Eyes (Discosong)

 

很久沒有聽一首歌,會聽到覺得心跳加速到自己都不好意思。最近反覆聽著Jarvis的新碟,You're in My Eyes (Discosong) 並不是我最喜歡的一首,但每次聽到這全碟最後一首歌,就猶豫要不要聽下去。

因為,幾乎每次都在這八分四十五秒內,陷入妄想狀態……猶如真的身處disco hallucination,真的是一場waking dream。Jarvis曖昧誘人的嗓音,就在耳邊呢喃:Don't disappear, I need you here…反覆的唱著:'Cause I don't want to lose you again…怎麼捨得這首歌就此完結?「因為當這首歌完結,你又會再次消失不見……」怎不令人心跳不已,情願被這連綿不斷、猶如夢囈的肉麻情話淹死?

歌曲的尾聲,一陣猶如置身的士高的迴音強烈震動耳膜,在面紅耳赤後,還是不禁從頭開始,Yeah, I need some : Further complications~


heiward | 23rd May 2009 | 陰晴不定 | (12 Reads)

趕快好起來吧

雖然是自己挖傷的創口

謝謝炭灰人給我一通電話

我們面對的不過是處境

不需要解決辦法

所有不爽的成因 

不過是人的行為

我們不過是可悲的生物

即使盡做些蠢事……

最重要還是要爽啊~!

我不需要咖啡因不需要尼古丁不需要酒精不需要什麼額外的東西讓我們以為我們是快樂

我們要真的快~樂~啊~

對不對?

對啊對啊  對啊對啊


heiward | 22nd May 2009 | 陰晴不定 | (25 Reads)

我不會再回去了

那個回憶中的泥沼

大家稱呼為污點的地方

即使我不認為是污穢的

即使我不認為是痛楚的

我不會再回去了

即使有人再等我

我也不能回去了

開展新的生活

認識新的人和事

不要任性地再丟失   親人的信任

「黏上泥塵的小孩

會被說是壞孩子啊」

都是   在泥沼中

那不值一提的污垢

悄悄忠告我的

 

請我活得好好的

像任何一個光潔明淨的小孩

不是一直害怕沾污我的泥塵嗎?


heiward | 22nd May 2009 | 陰晴不定 | (12 Reads)

把秘密說出來以後

終於   真正的崩潰 

我的情緒總要回復正軌

不管之後發生什麼

我仍要扮作與我無關

因為我是不被信任的人

最好  我不悲傷

最好  我不難過

 

當有些人

嘗試將一些污點從我的生活   從我的記憶中

抹走

那就由他被抹走 

要不要撿拾散落一地的難堪

是我和我的心的問題

不屬於任何人的管轄範圍


heiward | 21st May 2009 | 純屬虛構 | (18 Reads)

我認識一個朋友   叫O

他(曾經)是攪樂團的  

他有一個很合得來的死黨  N

也是彈結他的N   是個三分鐘熱度的人

喜歡的音樂類型也在不停轉變

誰也沒想到堅持原則、又有才華的O, 能和孩子氣又野蠻的N合作那麼久

他們二人和很多不同的人組過團

最後都因為攪不出名堂   不歡而散

總是剩下他們兩人 

然後   終於有一天

N跟O說:「我們這樣子, 不能生活啊……」

O就說:「那就解散吧……」

N便丢下結他給O, 從此沒有再出現過

後來, O便轉而做一些成長為男人該做的事情

正當的工作, 穩定的收入, 曾經追求的理想和音樂

都是毒物, 侵蝕這份尋求安逸的心情

然後

O在許多許多年後

他被邀請到一個聚會

遇上了沒太大改變,不修篇幅的N

O還以為N是在為樂團調音

在祝N好運, 轉身離場的一刻

熟悉的聲音響起

N的手中閃閃發亮的結他

和N本人一樣, 閃閃發亮

只是唱的都不再是拍檔時所創作的歌

而是O聽不進耳的白痴音樂

表演完畢, N與O聚舊

O說:「你不是說這樣子不能生活嗎?還不是活得好好的?」

N說:「我以為你會大罵我一頓, 然後說我們不是活得好好的嗎?」

O不語,無法回話。

N說:「我很想從你口中聽到, 我們不作任何改變, 都能好端端的活下去啊……」

N說的時候, 在模仿著O的語氣, 猛灌一口酒, 像個大男孩, 要掩飾想哭的衝動

O猛力拍拍N的頭說:「喝太多了,白痴……」

O笑著, 說要早點回家, 因為明天有早會。

那天晚上, O睡得不好。

因為N放棄不要的那枝結他, 被藏在O房間的角落,

只有在被蟲蛀的時候才會發出, 那刺耳的、微弱得不可聽見的噁心聲音, 往O的惡夢裡鑽


heiward | 21st May 2009 | 陰晴不定 | (29 Reads)

很煩

不被信任比背叛還難受


heiward | 21st May 2009 | 陰晴不定 | (28 Reads)

你說你又搬家了

從我不知道的地方   搬到另一個我不知道的地方

你說你沒有電話號碼   但你有我的電話號碼

你說不要找你   因為到時候   你會找我

是的  你沒有說過謊   可是

要是  我的電話沒電呢

要是  我來不及聽電話

要是  我不知道那是你

要是  我就這樣卡掉了

你就找不到我了

你知道我在什麼地方嗎

我在一個你可以找到我

但我找不到你的地方

因此   我放棄找你了

我也放棄了

當你再找到我時的驚喜

一個沒有矇著眼睛的鬼

玩捉迷藏遊戲

一點也不公平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