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eiward | 26th Apr 2011 | 青春末期病患 | (12 Reads)

新週刊:「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独裁统治30年;埃及人民让他下台只用了18天。」

 

現在我們的社會有很多主義,選擇什麼主義都是一種選擇,選擇什麼形式都是一種形式。

 

每一種運動都有理由,每一個動作都有目的,「人,需要有目的地存在。」這是誰告訴人們,又是誰了解人存在的目的?所以派別設立目的。

 

我不能,站在哪一邊;不能為任何一個派別說話;也不能具體表示支持任何一種主義。 因為目前,我無法在市面上流行的主義裡,選擇一種形式,歸納我的想法和態度。

 

憤怒是一種力量,暴力是一種力量,知識是一種力量,言語是一種力量,文字是一種力量,音樂是一種力量,創作是一種力量,每個人都擁有力量,強和弱都是力量,聰明或愚昧都是力量,沉默或吶喊都需要力量,怎樣行使力量都是自由,但自由不一定是一種力量,自由是一種追求,幸運的,是一種結果,紀伯倫說:「因為只有當人們感到尋求自由的願望也是一種束縛,只有當人們不再稱自由是目標是成就時,人們才是自由的。」自由是一種自我感覺良好。

 

歷史,不容忘卻,這是人們共有的認知。有些道路,是前人為後人而建;有些想看的風景,卻是後人累積慾望而加諸於前人的期盼。 我相信一些,在這個吸毒比抽煙廉宜的時代裡被視為虛妄的幻想和務實;我相信努力存在,有很多種方法。我相信的東西,也許不流行了,但存在。現在流行的是說法,我本來相信的東西,正以另一種形式存在、繁衍著。說是「流行」,因為這也是需給與供求的產物,是一種精神上的消費,但最初的最初,這些都不是談流行不流行的東西,也不應該是消費。

 

不是不再相信,只是覺得不一定要用同一種模式,去堅定一種本來就存在的意志。不一定要以一種特定姿態走同一條路,才有資格去捍衛心目中的真理。光明有時灼傷視線,談及正義時,很容易提高聲線,理直氣壯,因為那是正義;但是非黑白當中,還有很多灰階,灰階裡蘊含著很多重要的資訊,也值得讓人去思考,在吶喊的是什麼,真正尋求的又是什麼。

 

即使人們總努力將人歸類、劃分;有特定信仰的朋友們,不一定需要把我當朋友,也不代表我就是敵人。我們還是需要共同存在於這世上,除非殺了我,或是我,突然死了。我亦知道,若我突然死了,也不會影響任何事,因為「我」只是一個單位,一個單位沒有加入任何一個單位而突然消失,這是可怕但每天都發生的事,即使並沒有特定突然消失的理由。

 

我沒有忘記歷史。我尊重每個我打從心底尊重的靈魂。

 

不管是「重視關注事件」或「製造事件」,還是先「重視關注事件」然後「製造事件」,或者「製造事件」表示「重視關注」,不然「同時進行」也好,也無礙人對正義的了解和詮釋。但每天不斷檢視是非黑白之間的灰階,我發現當中的微妙差別,這些差別,很重要。

 

到底是這些差別重要?還是高呼正義重要?

 

可能啊,我是說可能,沒有這些差別,更重要。

 

我信仰,約翰·藍儂。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7qaSxuZUg


heiward | 26th Apr 2011 | 青春末期病患 | (21 Reads)

 

 

昨天,據說「明天」和一種花卉的名字在網站內成為了關鍵字,成為了禁語。

 

你要是在新浪微博想約一個朋友「明天」見,你那則微博就會被封鎖,甚至連微博帳戶都會被調查。

 

如果你很期待和你的女朋友「明天」約了在「廣場」的約會,在部落格上分享,你的博文、甚至你的部落格可能會暫時被強制停用。

 

你也許喜歡一首歌,叫「茉莉花」;你也許也喜歡一套電影,叫「茉莉花開」;

那麼,你也許得放棄跟網友表達你對一首歌或是一套電影的喜愛與欣賞。

 

至於,6月4日生的朋友,7月1日生的朋友,89年生的朋友,你的電郵帳號若是用以上數字命名,就得注意注意了。

 

 

在香港,我們是很少會注意到什麼是敏感,什麼是關鍵,什麼是不能說的禁語。

 

我們現在,「明天」或是「每個星期天」,都可以約朋友在「廣場」見面。

 

但在內地,網民(/人民)每天都在和這個遊戲鬥智鬥力;有河蟹,才有草泥馬。

 

有些人,在無邊無際的網絡,嘗試翻牆、突破……

 

也有些人習慣了這道牆,反正該禁的盗版、在線電影開放了,娛樂滿足了,關鍵字,對大部分人來說,可能不太關鍵。

 

當中可能大部分人沒有經歷過被放火逼遷,沒有兒女吃過毒奶粉,沒有被車撞成殘疾反被索償,沒有親眼看過被城管活生生打死的小販…… 可是當中存在著大部分人,正在經歷各式各樣的不合理、不公義的磨難;他們的訴求,他們的悲劇,成為了禁語。最近,一條諷刺去年大事的動畫影片,成為了禁片。社會不和諧的部分,不和諧的聲音,不和諧的字眼,得被剔除。到底是因為禁止,所以關鍵;還是因為關鍵,所以禁止?

 

試想,要在網絡世界刪除所有「明天」這個關鍵字,是一件多麼費勁又荒誕的事?但就是有人力物力資源,不停消耗在這種活上。

 

建構一個沒有「明天」的網絡,一個沒有「明天」的地域。

 

所以,昨天,關鍵的「明天」被禁止了。

 

這個禁語的遊戲,暫時還沒有在香港生效。

 

以後的「明天」嘛,就不知道了。

 

明天,我還希望我們能繼續談談明天這個關鍵字。

 

 


heiward | 26th Apr 2011 | 每隻螞蟻 | (33 Reads)

關於這數年間,在香港這個城市,「不奢想改變XXX,但不想被XXX改變」的蟻民自白書。

 

﹣序﹣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活得像一隻螞蟻,多於像一個人。

至少,在永遠以俯瞰的角度來看人類的某些人類眼中,

我是隻會走動的螞蟻,和許許多多的螞蟻擠在一起……

 

會上班的螞蟻;和沒工作的螞蟻;

會抽煙的螞蟻;和不抽煙的螞蟻;

不吸毒的螞蟻;和會吸毒的螞蟻;

有學歷的螞蟻;和沒學歷的螞蟻;

取綜援的螞蟻;和納了稅的螞蟻;

攪外遇的螞蟻;和攪離婚的螞蟻;

走水貨的螞蟻;和被騙財的螞蟻;

殺過人的螞蟻;和被人殺的螞蟻;

精神病的螞蟻;和很正常的螞蟻;

嫖少女的螞蟻;和攪援交的螞蟻;

 

可是,真正的螞蟻,會知道自己是螞蟻嗎?

我突然覺得,我和其他螞蟻,都不是螞蟻。

 

在某些人眼中,同為人類的我,只是一個會移動的黑點。

礙住了一些視線;或是,根本從沒被看見。

 

P.S.

《謀殺身外物》的連載暫停了,因為有了這新的短篇概念。

 而《謀》有個長篇計劃,年尾將結集成書,會把之前寫不好的,都重寫。


heiward | 25th Jan 2011 | 青春末期病患 | (60 Reads)

我們害怕,當政府對外聲稱以人性化處理菜園村收地,暴力行為的證據卻每天在Facebook流傳;當我們在影片中明明看見有人被摔倒在地了,卻被說是有人發放刪剪片段,誤導公眾。

我們害怕,政府為建起一條所謂促進經濟、共創繁榮的鐵路,把興建高鐵沿路的每家每戶,像拔掉雜草,翻泥鬆地一樣無情地驅逐。

 

我們害怕,當村民尚未找到落腳點,得到合理賠償,工程早已進行得如火如荼,被重重包圍;要是反過來,換著社會位高權重的人早上出門散步,中午回家發現豪宅被攻陷夷平,居住地化為焦土,他們會不為流離失所而失措憤怒?抱歉這是個讓人笑話的假設,忘了我們是身處會把捍衛家園的平民百姓喚作「暴民」的社會。

 

我們害怕,難道身在工地,受薪負責工程的保安員、建築工人又不害怕?當他們在現場被指責:「你也有家人,你的良心在哪?」這是不公平的,工人們也有家人,他們也是為了養活家人,保衛家庭才工作,他們有捍衛專業的立場,而這與良心問責無關。工人和村民的對立,僵持,戰鬥,互相傷害,是一群搖著紅酒杯,吃著佳餚的權貴促使的。當害怕飯碗不保的工人們,與誓保家園的村民和關注組成員,同是被壓逼的兩方,在冬日陽光下力竭聲嘶,抵著冷互相對峙,其時那些身在社會要位的大人物,是在忙著物色哪位明星歌手合唱一曲,趁佳節粉飾太平?還是在撰寫另一篇分化兩代、衝擊民心的「警世」發言?

 

我們害怕,也不明白我們還能被要求妥協些什麼,每一次鬥爭之後, 皇后、天星還是拆了,撥款建高鐵還是通過了;既然鬥爭,還是改變不了結果,還談什麼妥協?應該說,為什麼不鬥爭?因為沒有結果,也是一種結果,是一種狀態,我們共同經歷及必需自覺的一種狀態。

 

我們害怕,指責我們把複雜問題簡單化的人,竟要求我們包容?我真的很害怕,所以我謙卑自省地自覺是我理解能力不好,想問清楚,要求我們包容的,是社會上的不公與荒謬,是包容殊不簡單的利益輸送,還是包容有人詛咒我們這些無車無樓的平民搭巴士也翻車?

 

我們害怕,無法相信站在高處俯瞰我們的當權者,所用措詞是真心認為「跨世代的溝通是我們的共同責任」,是發自愛的真心勸導。我們感受不到對方的愛和尊重,卻被要求給矛對方尊重和包容。那就像是一個偷腥的丈夫要求妻子忠誠,甚至默許他的背叛般荒謬。如果是我真心選擇的男人,我也只好認命;但是誰選擇誰站在高位?我只知道,不是我們。

 

我們害怕,他們以為動輒就來這種家長式的教訓,我們就真的會害怕嗎?


heiward | 5th Jan 2011 | 前度EX | (284 Reads)
這是《前度》非官方但最完整版的製作特輯,與其說是製作特輯,不如說是一個電影以外的紀錄短片,探討的不是情節或故事,而是他和她和他的戀愛生活。

短片以紀實手法進行街頭採訪,結集現今香港男男女女的前度故事,關於前度的愛情集團回憶,也關於一部電影的開始與終結。

感謝阿丸和Making Of 的所有團隊,謝謝你們努力製作了一個有趣的前度紀錄。

P.S.《前度》的DVD即將推出,部分製作特輯和電影刪剪片段也將收錄在DVD裡。

可惜,這個短片並未能完整收錄。 

 


heiward | 1st Nov 2010 | 陰晴不定 | (259 Reads)

 這是最近比較快樂的事X2。為7仔拍的短片。主角仍是楊淇與林耀聲,不過這次不是情侶,是暗戀與被暗戀者。

PicturePicture


heiward | 1st Nov 2010 | 陰晴不定 | (101 Reads)

 這是最近比較快樂的事X2。為7仔拍的短片。主角仍是楊淇與林耀聲,不過這次不是情侶,是暗戀與被暗戀者。

PicturePicture


heiward | 1st Nov 2010 | 陰晴不定 | (153 Reads)

歌名叫作《騙人的》,主唱是個和我一樣執著和固執的獅子座,獨立歌手﹣ 曹震豪(Waliis Cho)

最近,比較快樂和值得一說的事,就是這件事。

 PicturePicturePicture


heiward | 29th Oct 2010 | 陰晴不定 | (78 Reads)

讓視線佯裝堅定凝視著空氣
讓肌肉反射條件般擠出笑容


我是無關痛癢的人
在無關痛癢的地方
做無關痛癢的事情

我厭倦了
別人覺得我需要被覺得需要
所以給予點不痛不癢的關注

給我一點點壓力
看我會不會動搖
有時恐嚇或威脅
看我會不會求饒
然後給予些安慰
看我會不會感動

請讓我只當個無關痛癢的人
不要把我牽扯進別人的人生


heiward | 1st Oct 2010 | 信報連載小說﹣謀殺身外物 | (146 Reads)

雨嘩啦嘩啦地下,暴風吹得舖頭的玻璃櫥窗咚咚作響,我趕緊拉下鐵閘。天,水湧進來了,這是對我們五年沒擦地板的大懲罰嗎?我用毛巾和大力膠布封好門縫滲水的位置,嗚……後巷的積水幾乎浸到膝蓋以上了,那些在溝渠裏的老鼠蟑螂屍體都漂出來了,真是壯觀……

 

所有置在地上的「貨品」都浸濕了,我們忙着將不能浸水的盡量「拯救」。阿修累極抹一把汗,倚着放在舖頭中央的安全島,笑着用手語比着:「我們舖裏的無聊東西還真多啊─」這小子不會不記得,這個無聊又礙事的大玩具,是他哭得「涕淚橫飛」說要拾回來的吧?

「到底這次會不會掛八號以上的風球呢?」 阿修靈巧地跳坐在安全島上。

 

我印象中所有厲害的颱風通常都直接跳掛十號風球的,但就是有那麼一個叫杜鵑的九號颱風,我忘了是那個年份了。當時阿修只有五歲,咽喉裏的繭還沒有長成,還是個會哇哇大叫,放聲哭鬧的小鬼……

 (閱讀全文)

Previous Next